拼多多2019年GMV破万亿,有何持续增长的秘密?

3月11日晚间,拼多多发布了2019年财报,向广大用户和市场交出了一份堪称完美的成绩单。

财报显示,2019年,拼多多平台成交额突破万亿大关,全年GMV达人民币10066亿元,较上一年同期的4716亿元增长113%;全年实现营收301.4亿元,较上一年同比增长130%;2019年平台共计产生197亿个订单包裹数,较上一年的111亿个订单包裹同比增长77%,包裹数占比全行业达31%;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较上一年同期净增1.67亿。在过去的一个季度中,以用户数计算,拼多多的单季净增4890万,在三大电商中继续维持年活跃买家增速和净增绝对数的领先优势。

2019年,在持续性模式和产品创新的带动下,其在营收、GMV和用户使用黏性方面的强势增长,增长速度全面碾压其他电商平台。

抓住下沉机遇,强势崛起

回顾这几年的电商市场,成立4年多的拼多多无疑是最具看点和成功崛起的互联网企业。复盘拼多多早期成功崛起的关键当然离不开这三大要素:新需求(新线上消费人群)、新供给(超短供应链)、新连接(微信拼团)。

在2015年9月拼多多正式成立之前,电商行业刚发生两件大事:淘宝打假(2015年5月)和京东抛弃拍拍(2015年7月)。这使得淘宝、拍拍外溢的商家让拼多多能轻易的获取卖方资源。

2016年,在消费升级和新零售的浪潮下,阿里决定聚划算归天猫,这就导致商家准入门槛的升高。而阿里的本次改革从另一层面看也是放弃了“达成低端供应链与低消人群的链接”这一市场。

那时的拼多多迎来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要知道,即使放在今天,中国仍存在大批的低消费群体,而且是一个尚未开发的新市场。

拼多多董事长兼CEO黄峥曾经这样描述过。他说,“这个场景就有点像在上海开了一个浦东新区,路和桥等基础设施都造好了,人也已经挪过去了,但是没有商场。”

四年过去了,拼多多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目前已成为拥有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全年GMV达10066亿元人民币的国内三大电商平台之一。

三大价值凸显,未来成长空间巨大

如果说拼多多过去是抓住了下沉市场的机遇,那么面对现在京东线上线下组合出击以及阿里的多兵联合,拼多多未来如何保持有力竞争?

1)巩固下沉市场,用户粘性持续增强

毫无疑问,下沉市场对于各大电商都是一个诱人的市场。对于消费者来说,下沉市场主要针对的是农村乡镇或者是三四线城市的用户,虽然消费能力达不到一二线城市水平,但是在消费时间和传播力度方面,要更加有力。

但随着拼多多用户建立信任和用户粘性的持续增强(2019客单价同比增长53%)以及一二线年用户和GMV高速增长,可见拼多多对于新市场的战略已经初见成效。拼多多不仅在新增用户规模大幅领先,更于存量用户群体中保持了极高的行业替代效应。

换句话说,拼多多的“全网最低价”策略,在下沉市场具有巨大的号召力,正在有效推动平台用户规模(不论一二线还是低线)维持强劲增长。

未来,下沉市场依然是一块巨大市场。即使阿里京东2019年在发力下沉市场,而拼多多已经迅速的实现“农村包围城市”,已经初见成效。同时拼多多两大核心优势—“社交+高性价比”是阿里、京东短期内难以撼动的,并且拼多多具有用户消费习惯培养的先发优势,这种习惯的改变在四五线城市更为困难。

此外,拼多多在去年6月推出的“百亿补贴”表面上是一种优惠补贴策略,其实是拼多多一种品牌上攻的策略,最终的目标其实就是为了撬动天猫、京东等电商巨头所占据的高端市场,同时整个供应链的价值也将凸显。

2)农产品类目核心电商平台的地位

拼多多的前身是拼好货,而拼好货主要业务就是卖生鲜农产品,而且拼多多在创立初期便深入农产区,推动“最初一公里”进行源头变革。

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针对农产区上行基础设施薄弱,物流吞吐量和路径节点效率有限的问题,拼多多持续投入资金和资源,并联合懂市场、懂互联网的新农人群体优化“最初一公里”的生产和流通要素实现重新配置。

期间,拼多多一方面联合新农人对农产区包括物流、封装等在内的资源进行整合,推动各个乡村形成了现代化的农产品集散点。另一方面推动开发农产品的附加价值,帮助更多农产区实现产业下沉。

到目前而知,拼多多的核心品类也依然是生鲜农产品,这个基因帮助拼多多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销售平台。此外拼多多的优势还在于其原产地直发模式,这样既推动“最初一公里”的源头变革,帮助农户缩短了供应链和成本,也解决了农产品滞销问题。

2019年,拼多多实现农(副)产品成交额1364亿元,农(副)产品年活跃买家数达2.4亿,较上一年同期增长174%。从规模上看,拼多多的生鲜电商已经是中国第一,并且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

“新冠疫情”爆发后,农产品供给出现短期失衡现象。针对急速上升的线上需求和陷入停摆的线下流通渠道,拼多多采取了一系列灵活有效的专项行动,有效带动超过400个农产区的上行通路恢复畅通,保障了城市居民不出小区、无接触式服务的物资需求。

期间,平台以新农人为节点,迅速摸清各产区尤其是贫困地区农产品的库存现状,据此对“天网”系统内的产区信息、物流数据以及节点进行紧急重新规划,编织了一张特殊时期的农产品上行网络。

同时,拼多多积极协调统筹中国邮政、顺丰等骨干物流企业和资源,并请求各地政府为初级农产品“开绿灯”,在特殊时期为农产品开设一条绿色通道。

在基础上,拼多多于2月10日正式上线“抗疫农货”专区并设立5亿元商品补贴资金,集中解决农产区包括2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农特产品的销路问题。

拼多多“抗疫助农”一系列政策,加上过去两年在农产品以及农户合作留下的伏笔,巩固了在农产品类目核心电商平台的地位。

中商产业研究院公开的数据显示,预计接下来五年农村电商市场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38.87%,2020年我国农村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16860亿元。农村地区也会成为电商平台的争夺地,而农户的信任和5亿流量池是拼多多的优势。

3)新品牌计划、超短供应链优势凸显

2018年7月底,黄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拼多多不会做天猫模式,现在不做,以后也不会做。“这个模式对我们来说行不通。”他说,“我得想一个其它的办法来做所谓的品牌升级这件事情,应该是不一样的。”

三个多月后,在2018年末拼多多正式推出新品牌计划,切入到生产端,直接对接工厂,打造 C2M(客对厂)模式,目的很大程度在于拼多多出于自己掌控供应链的需要。

总结2019年发展成果,拼多多战略副总裁九鼎在电话会议上披露的数据显示,去年新品牌计划的参与企业数量超过900家,涉及20个品类、2200个定制SKU,累积订单超过1.5亿。

关于拼多多未来的战略重点,黄峥在2018年4月也被《财经》记者问到。他说:“供应链升级将是我们很长时间内的战略重点,拼多多的最终模式是使上游能够批量定制化生产。”

显然,与天猫更倾向于通过数据和营销对品牌进行扶持不同的是,拼多多则是深入到产业链上游,为消费者直接输出大批量高品质低价的商品。

对于消费者而言,直接从工厂购买产品缩短了供应链和成本,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到产品;对于工厂而言,外贸大单整体减少,用工成本、用料成本越来越高,拼多多解决了它们的产能利用和对接品牌的销路问题;对于中小品牌商而言,拼多多为他们打造了“少库存、高单量”模式。

同时,拼多多正在开发“新物流”技术平台,将通过包括AI路线规划、物联网设备、自动化仓储风险管控、实时定位等技术,进一步优化物流行业整体效率。

也就是说,拼多多将结合产地的资源,物流企业的仓、车、人,通过技术和赋能,提升当地物流效率,推动产业供应链的改造。通过成为生产、物流、消费者这三者中的链接者实现重构价值链,对价值链上的利益进行再分配,最终让生产厂家和消费者受益。

总的来看,2015年成立的拼多多在2019年已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在这背后离不开拼多多一直坚守的初衷:将用户利益放在首位,为大众人群提供价格低廉的正品好货。同时通过规模化、去中心化、市场下沉、供应链升级的模式与阿里、京东展开了差异化的竞争,获得了足够大的市场规模,占据了电商市场前三的席位。

随着自身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积累,以及在供应链上下游渗透,未来拼多多还将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