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企业:先是复工不易,如今复产更难

复工之前,难于复工;复工之后,难于复产。复工前后,身陷“两难”,正是当前大多数物流企业所面临的现实困境。

一方面,复工复产已成当前经济领域的主旋律;另一方面,疫情防控依然不能放松警惕。

据交通运输部统计,自1月30日至2月26日,全国6个热门迁入人口城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东莞、成都的人员平均返程率约为32%。不难理解,人员返程率平均水平,反映出的是绝大部分工厂和企业的人员复工的平均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复工并不意味着复产,因为人员返程后还面临着一个隔离期。

值得注意的是,物流业复工的平均水平却明显高于上述比例。2月28日,安能物流董事长王拥军接受《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采访时估算:截至目前,快递企业中通达系的复工比例大概是60%~70%;快运业平均水平大致为50%~60%,其中以2C的小票业务居多,2B的物流业务复工比例大概仅为20%~30%。由此可见,线上消费的较快恢复,导致了物流业整体复工水平的偏高。

品勤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勤供应链”)同样也是电商物流服务商中的一员。2月18日和28日,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倪明仿先后两次接受《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的独家专访,以品勤供应链为例讲述了物流企业的复工始末与前后“两难”。

01复工,是企业续命的基本需求

“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来讲,如果不复工就没有基本的收入来源,但办公场所的租金和人员成本等,方方面面都是支出。企业实质是一个生命体,不能光支出,也要吸取养分,有收入才行,否则这个生命体势必不可持续。” 作为一位退役军官,倪明仿的个人风格严谨务实,不爱唱高调,尽管他带领公司在政府号召下参与了抗疫捐赠,但谈及复工话题,他更多的说到企业自身面临的处境,而非社会需要和抗疫贡献,“对企业来说,在疫情下如果正常复工遥遥无期,本身就会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挑战。”由此可见,复工是物流企业续命的基本需求,事关资金链健康和企业生存大计。

另一方面,据记者本人观察分析,春节过后正是很多物流企业与客户重新续约的时间节点。一旦物流企业不能及时复工,在困境中依然竭力维持运营,那么客户对其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的信任度势必会打折扣,未来的续约和合作价格等方面都会因此面临着新增变数。

目前,品勤供应链在全国近20个城市部署分拨和仓储,开展专业化的运营。其中,北京、天津、武汉、江门为四个大型专业化的分拨中心,重庆和合肥为两个大型仓储中心。其主要为快速消费品电商提供物流分拨与仓储服务,上承电商平台,下接城市数量众多的城市配送站点,如同城市生命体的血管循环系统,是保障民生物资不断供的重要一环。

02多方合力,方能在形式上复工

“未能返岗的10%~15%的员工,以湖北人员为主,加上少数河南、江苏的员工。”2月28日,倪明仿再次向《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透露,公司目前人员返岗比例已高达85%~90%,“除武汉之外,其他地方基本正常运营了。”

业内人士都知道,当前物流企业复工,主要面临三个难题。一是人员返岗、隔离的要求;二是防护物资购买难,并导致企业成本增加;三是政府管控和审批程序。

“首先是一些员工返程比较难,比如湖北人春节前回家乡过年的,基本上出不来了,另外还有部分地方外地人进不去;其次,返程之后不能第一时间上岗,需要隔离两周。”倪明仿举例并坦陈。

第二,由于购买口罩、消毒水等防疫物资,企业经营成本毫无疑问的增加了。“首先这类物资本身奇缺,很难买到;其次价格也比较高,基本上每批次都要花去几万元。”他简单算了笔帐,在企业光支出无进帐的情况下,这不啻于“雪上加霜”。

当然,身处防控疫情的特殊时期,企业复工经历一些压力和困难,倪明仿表示完全能理解,前提是能够解决就好。此前,他的公司在部分城市经历了艰难的复工“大作战”,而这就涉及到政府管控层面的问题了。

在他的印象中,2月份以来,在一些地方,企业申请复工要历经多层级的审批手续,程序上较为漫长,拖延时间太久。“比如,需要申报的政府部门逐渐升级,审批流程低效,拖延的时间少则大半个月,多则一个多月;在有的地方,一些同行企业遭遇了‘一刀切’式的僵化执法等等。”倪明仿表示,听说不少企业在这方面受到了较大影响。而这类问题对于企业而言是相当难以逾越的,解决办法只能是政府部门去改善,让审批流程更简洁高效。

倪明仿以品勤北京分拨中心为例,介绍了公司在多方合力支持下,复工的大致始末。首先介入管理的是北京大兴区赢海镇派出所,派出所领导、片区警官到现场给予了有力指导,一方面严格全面检查现场,坦诚沟通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另一方面,严肃传达了北京及当地政府文件要求,严格要求系统整改,并多次回头看消毒、配戴口罩、体温检测等具体操作落地情况。这种务实的指导和检查,为企业复工提供了安全可落地的实际帮助。

其次是大兴区赢海镇镇政府,相关人员多次到现场,并致电指导公司,要求全面做好防疫落地的同时,全力协助公司获取复工审批。“我们跟政府提交了请战书,并与政府保持了良好的沟通互动,政府对保民生物流供应链上的关键一环的业务认知很深,给予了很大的理解和支持。”倪明仿介绍说,“赢海镇镇政府坚持既要确保防疫工作严格落地,同时兼顾民生物流通畅,及时传达文件,签订四方责任书,建立报备、沟通工作机制,通过手机APP查证所有员工的行动轨迹等。”他认为,正是由于政府部门的有效作为,既严格管理辖区企业,同时又不是“一刀切”的僵化执法,才有了北京大兴分拨的快速复工。

“从企业角度来讲,我们既要认真落实政府的政策指令和要求,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抱有侥幸心里;同时,也要与政府部门主动沟通、积极作为,对内严格管理。”倪明仿总结说,作为企业,在当前特殊时期,既要防护好自己的团队不能给政府、给国家添乱,又要有大局意识,助力打造“防抗疫、保供应”的物流生命线,这也是企业应该履行的社会责任。“我们积极参与到了政府和行业组织的捐赠和防疫工作中,同时做好了各项应急准备,公司的资源和服务能力随时可为政府所用。”作为退役军官的他,言语之中透露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较高的思想觉悟。

03实质性复工,供应链重启是关键

复工之前,难于复工;复工之后,难于复产。品勤供应链在复工前后的两难,折射出了当前大多数物流企业所面临的现实困境。

“目前,公司在合肥、重庆、天津等地都出现了大面积的经营性亏损。”倪明仿透露,截至2月底,公司的复工比例已高达85%~90%,但复产比例仅为去年同期的60%~70%。究其原因,供应链上下游尚未充分重启,是导致物流企业复工不复产的直接因素。

供应链的协同性和传递性,使得其中的某一个或多个节点、环节,受到上下游的影响和波及都很直接。比如,在春节后企业纷纷启动复工,地方政府会要求报送复工人员名单和人员很多方面的信息到各级部门,材料巨多,而一些企业在统计和填报上难免出现不完全符合要求的情况,这样导致一些政府部门在现场审查时,一旦发现企业提报材料与实际有出入,就会现场关停整改、要求企业重新上报材料。“我们有一处分拨中心,就是因为上游企业的仓储中心被关停两个,受到了直接影响,业务量直接减半。”倪明仿介绍说,像这类情况,人员好不容易到岗了,企业也复工了,但复产却受制于上下游,“躺枪”在当前属于高概率事件,正常运营和经营效益无端受到冲击。对此他表示,希望地方政府在管控方式上更加人性化一些,不宜过于僵化,要“防疫”“复产”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作为物流链条中的一环,品勤供应链除了受制于上游,同时也受到下游的影响。“由于我们下游的‘最后一公里’配送尚未完全打通,比如在北京,公司下游在各区都有几十个配送站点、快递网点被封停、关停,尚未复工,那么货物就会在分拨中心大量积压,无法配送到末端,导致一段时间分拨濒临‘爆仓’的状态,产能人效大幅度降低。”倪明仿表示,当前这一情况在武汉尤为明显,而这就相当于早几年“双11”时所面临的情形。

由此可见,当前确保企业复工复产,供应链重启是关键。而供应链上下游如何联动,抱团取暖,是业界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倪明仿坚定的表示,2020年,品勤供应链将与菜鸟、苏宁等诸多客户一道,冬天里求生存,冬天里谋狩猎,共同担当,不负韶华,砥砺前行。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