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进口牛肉海运改空运,这事儿会持续多久?

日前,中国山姆会员商店为保障各门店牛肉稳定供应,启动了从澳大利亚分批空运冰鲜牛肉的物流模式,首批100余吨牛肉于当日到港,随即将运至山姆在内地的各门店。请注意这次的物流模式,过去澳洲牛肉通常是以海运方式进口,而今竟然以高大上的空运方式来实现,这背后难道真的是沃尔玛财大气粗一点不差钱?

要知道,空运净运输成本在每公斤12元以上,100吨就是120万元,再加上清关、人力等附加成本,如果真按山姆会员店承诺的零售价格不变的话,那可真是在做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了。

其实,沃尔玛也不是放着好好的海运方式不用,而是背后有难言之隐。

因为现在国内各大港口的冷冻海柜已经推积如山,不仅到港的出不去,而且后续到岸的也卸不下来。也就是说山姆进口的澳洲牛肉如果走海运,当前大概率提不了货,甚至只能在船上漂着。

这一点都不夸张,当前Maersk, Cosco, MSC, CMA CGM, apag-Lloyd等多家船公司表示:由于码头冷插使用已陆续呈饱和状态,所有冷冻集装箱将无法安排卸港,货物将被迫转运至其他港口,甚至被迫退回起运港!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堆存费、滞期费、电费、监控费、插拔费,以及随后运输到原目的地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将由货主承担!

看来这个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不仅各大港口的堆场冷插全部用满,冷库全部爆仓,而且距离港口300公里甚至500公里内的冷库都已经满足不了存储需求!据了解,像上海港的冷箱甚至已经开始往2000公里外的成都地区的冷库进行转移。

所以由此可见,山姆会员店暂时摒弃海运改空运,着实也是无奈之举,为了消费者也是够拼的。只不过绝大多数企业可能没办法像山姆这般“任性”。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时下“冻柜压港,冻肉压库”的局面呢?大致原因有三。

一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且恰好发生在春节期间,造成港口各类作业人员尤其是冷箱拖车司机无法正常复工,即便复工后也得隔离14天后才能上岗,拖车运力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导致堆场集装箱挤压。而且疫情期间多个地区道路通行受阻,运输时效大打折扣。

二是受疫情影响,作为进口肉类主要需求方的餐饮企业经营惨淡,加上储备肉市场供应充足,导致国内肉类价格出现倒挂,因此进口商多把货物存在冷库等待出货,甚至很多中小货主弃货在港,无法报关。

三就是上文提到的港口冷库和周边地区冷库容量不足,企业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冷库进行存放。2019年中国进口肉类总量超过600万吨,而全国海港冷库容量在180万吨左右,遇到进口高峰则显吃力。

另外,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2020年关税调整方案》,自2020年1月1日起,下调部分进口货物税率,进口冻猪肉进口税率由12%下降至8%,这也使得一二月份猪肉进口量攀升。

面对这种情况,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能避免积重难返呢?毕竟如此下去相信山姆会员店的澳洲牛肉也无法保障长期稳定供应的。

首先港口应该自己多想办法,比如对码头场地扩容改造、借用其他社会堆场资源,加大催提疏港力度和口岸协调联动,利用行业协会等渠道挖掘周边省市冷库资源等。

再者要提升服务意识,主动与船公司及贸易伙伴密切沟通,做好货物延期发货、运输,以及转港等应对办法,比如向大连等港口转移,争取将影响降到最低。

此外,特殊时期海关总署要出台措施优化肉类查验流程,提高清关速度,进一步提升通关效率。并与政府有关部门加强协商,制定政策要求货主缩短在港口存货周期。

通过以上措施,乐观估计局面会在三月中下旬有所改观,而山姆中国空运牛肉这事儿估计还会持续上一阵。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