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捷观察·疫情之下的复工 | 重新按下播放键

广州的三角梅没有往日的娇艳,随着春节临近,负责科捷南香谷仓的李明凯可有些为难了。这些日子疫情持续发酵,人们隐隐已感到某些潜藏的危机,但没有人说破,不约而同的在等那一声号令。一方面客户要求这个春节不打烊,另一方面政府要求企业要配合打好疫情防控战,这是一个极富挑战的任务,并且没有退路。

他们要做逆行者,战斗在比疫情影响更深远的保卫国家经济正常运作的战线上。

先是挑人,挑能干的人,挑有担当的人。有七八个人选落实到位,李明凯心里就有底了。口罩、消毒水、喷雾设备、温度计,这些小众需求的物品,突然就上了全国人民的置办清单。药店,超市,电商平台,全线售空。为了能保障南香谷仓在春节期间的正常作业,科捷行政团队调集了目前已有的物资,同时成立紧急采购小组四处采买。终于,口罩、消毒水、喷雾设备、测体温的仪器,一样不少,在春节前就将防疫物资送到了仓里。

方方面面的防疫措施

除夕当天,大家戴上口罩,做好防护,对库区进行了全面消毒。负责消杀的小伙子,背着设备像农民忙碌于田间。特殊时期,李明凯交待大家要在作业过程中勤洗手,出单、备货、打包、称重,各环节都要做到。

南方的仓库透着冬日里暗暗的阴冷,如往常一样,一天也是好几千单,只是少了些话。隔了几日,外面的世界就变了,一纸通知,责令停工。

按照要求,平台的安防负责人吴展均填了很多的表,跑了七八个部门,一一盖了章,找街道、安监部门、防疫指挥部,提供了完备的材料,终于通过审批,相关部门允许恢复生产,吴展均舒了一口气。

吴展均在陪同安监部门人员审核科捷复工申请材料

仓库里传来沙沙的打包声,春节期间阖家团圆的万家灯火,照不到偌大的南香谷园区。这里只有科捷仓的灯火,照亮园区寒冷的夜。

随着疫情愈演愈烈,政策一天一变,在家不出门躲疫情的人们开始感到无聊和度日如年,可是在科捷南香谷仓,时间却过得飞快。

转眼到了复工日,由于春节期间并未停工,科捷南香谷仓得以合法继续生产。虽然复工的员工其实就是春节期间未停工的同一拨人,但是他们又碰到了规则以外的挑战。

郭村的禁令公告

复工当天,科捷员工要回到科捷南香谷仓附近的郭村宿舍,但彼时的郭村已是严防死守。房东态度很不友好,对外来人员避之若浼。张少博是湖北人,但是作为春节值班人员中的一员,他春节期间既没有回过湖北,也没有接触过任何湖北人,“没回老家的湖北人,不能算是湖北人吧”,张少博皱眉自语道。话虽如此,即使公司出了证明,郭村依旧不允许他进入,房东更是容不得半点商量。

出租屋不能返回,宿舍也不让住了,难道只能流落街头了吗?南香谷园区属于偏远郊区,说荒郊野外也不为过,附近除了郭村,再没有其他栖身之地。想了一圈办法,终于想到眼前的仓库。

仓库办公室里有间隔断出来的培训教室,因地制宜,大家找来两张桌子拼起来,搬来被褥铺上,又放置了一个“蚊帐”以示休息区,张少博就在培训教室开始了“自我隔离”。他很开心,并不觉得简陋,反而同时实现了“居家办公”,口罩挡住了他的大半个笑脸,但是挡不住疫情下寻得安置的喜悦。

张少博的临时住处

武汉封城已近一月,新冠肺炎疫情每天都牵动着数亿人的心。随着湖北以外的21个省区市确诊病例零新增,疫情的担忧淡化了一些,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更深远的忧虑–疫情对中国经济的远期影响,绝非只在这一个月。

所以,越早恢复生产,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就越小。经济这台机器,环环相扣,息息相关。没有铜硅铁铝、煤炭石油的开采和提炼,就没有芯片、螺丝、无纺布的生产,进而就没有医疗设备的组装,没有医疗物资的供应。没有医疗物资和设备的持续供应,遑论抗击疫情。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做好完备防控措施、正规程序审核通过后,部分关系到国家民生和经济动脉的企业复工了,他们也许不是医院前线的“逆行者”,但他们绝对是撬动中国经济的“逆行者”!

因此,这场浩劫里,不仅仅是白衣天使,所有克服万难、恪尽职守在生产一线的人,都值得礼赞。他们没有日夜兼程和生离死别,也没有镁光灯和麦克风,他们或许只是经济机器的铁钉螺丝,或者只是生产链条的爝火微光,但正是这样一群人,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快速运转,成为了抗击疫情的根本力量!

在这群人里,物流员工显得平凡而又伟大,他们既担当起保障送达人民群众基本物资的守护者角色,更是国家经济恢复运行的先行者。而科捷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负重前行。

现场人员在核对仓库消毒情况

神州数码控股旗下科捷集团,时刻都在关注着疫情动态,随需而动。在疫情前期,武汉物资短缺,科捷第一时间自发组织免费协助厂商客户完成物资捐赠;而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期,面临复工大潮,科捷作为一家有担当的民族企业,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做好方方面面的保障和准备,在疫情防护的同时为中国经济的马达增加动力。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写道: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

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历了“愚昧”、“怀疑”、“黑暗”和“失望”,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看到了“智慧、信仰、光明和希望”。疫情对经济当然有影响,但是我们也在有序的扶持和调整,恢复正轨的日子并不遥远。我们拒绝下周崩溃日常要完,也拒绝盲目热血起哄呐喊,经济是枯燥冰冷的统计数据,是宏大叙事的家国利益,更是每一个家庭的柴米油盐和喜怒哀乐,但在这一切的背后,是信心,是希望。

那是失望的冬天,那是希望的春天。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