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峰:应急物流经受的考验与反思

编者按:姜超峰是老王好朋友,也是物流界前辈,从企业一线走出的物流专家。今天把姜总一篇关于对应急物流反思的文章分享给大家参考。之所以转发这一篇文章,是因为这篇文章最后提出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有些方面所见略同。

姜总提出:为什么非典疫情的应急物流前车之鉴为什么会被忘记?并提出了国家治理体系中政务官常换,事务官不要常换,有经验的专家型官员,能够更好地处理危急事务的观点。这一观点与我的观点一样,也是近年来我感受到的中国治理体系中隐含的一个巨大问题,如果不进行深入改革,中国国家治理能力必然会大幅度减弱。

在推进物流标准化过程中,我就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各地主管管物流的干部,刚刚熟悉物流业务没有几年,再次见到时已经调离物流岗位,又去做别的业务了。也因此我们看到各地政府干部几乎必须是全能人才,岗位经常轮换,但全能型人才可遇不可求,又到哪里去找?如果不是全能型人才,则干部短短两年肯定难以熟悉所管事务,从而带来国家治理能力下降。这是中国国家治理制度与管理体系面临的巨大问题,也是必须要改革的重大问题。

应急物流研究了20年,类似的经验教训也经历了,但是这次应急物流启动后,其管理干部并不熟悉物流,不了解中国应急物流体系和国家智慧物流的运作能力,把非典时应急物流错误都重复了一遍,个别方面还不如十七年前,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十几年后,再遇到同样情况,你应急物流体系建设的在完善,应急物流技术再先进,应急物流能力再强,如果又遇到不懂物流的官员,不了解这次经验教训的人调度指挥应急物流体系,是不是又会把错误再重复一遍?

从治理体系上,我们古代是有成功经验的。其核心就是:政务官与事务官分离,政务官属于“官”,事务官属于“吏”。从宋朝开始官场体制一个很重大的变化,就是官吏分开,官事科举考来的,只会经史子集,吟诗作赋,至于财政,经济,司法,一窍不通。而经济,财政,司法全部由吏去做,这样地方上的最大利益就是吏,实际上国家政权是操纵在吏的手上。过去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官是三年一任,而吏则不同,“吏则土著世守”。官是外来的,吏是本地的,官板凳没坐热就走了,而吏则要一辈子都在这个地方。我们治理体系改革不是要复古,但起码不要比古代还落后吧。事实上,国外也是也是政务官与事务官分离,事务官一般要有专业能力,岗位不常轮换,而政务官往往随着政府换届而轮换。

习近平主席说这次疫情是对国家治理能力的大考,经过这次大考,中国国家治理体系与干部制度也应该改革了,至少从应急物流角度,我希望如果在遇到同样问题,我们的应急物流智慧与管理体系能交出一份漂亮答卷,不要再重复这次的错误了。(王继祥)

以下是姜总原文:

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肺炎疾病,搅乱了武汉,搅动了全国,影响了世界。2019年12月12日出现的病例,到2020年的2月7日,已蔓延至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和 24个国家,感染者31211人。其传染速度之快,超过了以前所有疾病传播。这场让人们心慌意乱的疾病带来的病毒源头问题、筛查问题、防疫问题、管理问题、医疗问题,等事件结束之后会有相应的总结和评估,我仅仅就应急物流问题谈一点看法。

应急物流成体系的研究已经有20年了,发表了许多份研究报告和政策建议,国家也成立了应急管理部。然而,在应对冠状肺炎问题上,似乎还存在一些问题。根据报道和各种信息渠道的信息,我感到防治冠状肺炎的应急物流方面,存在在医疗用品不足、治疗设备不足、病床不足、医护人员不足等问题。

根据研究,应急物流的核心是统筹管理、物资储备、有效送达。统筹管理是因为危急事件的处理往往涉及到多个部门,涉及到危急事件的发生地政府和部门,层级较多,需要协调的事情多,一环不通,无法进行下去。物资储备是把处理危急所需的物资预先存储起来,以备必需。但存储物资品种、数量、存储地点等需要经论证确定,以保证最短的距离和时间进行物资投放。有效送达是指物资到达目的地之后,要经过卸货、记录、拣选、分发等环节,将物资送达最需要的地方。

但是这些貌似科学的方案设计,并没有在武汉危急事件处理中实施。1月20日,还出现了医院公开要求向社会募捐医疗用品的情况,1月27日,在李总理视察武汉疫情时,医护人员还当场提出防护服和护目镜告急。1月26日,圆通公司副总相峰汇总了物流企业支援武汉的消息,我们的物流企业总是冲在救援大军的前头。但问题是,起决定作用的是货主、是决策机构、货权单位而不是运输企业。储备单位管储备物资、商务部门管流通中的物资、工业和信息化部门管物资的生产,他们和物流企业的合作才是成功的保障。医疗用品没能及时到位,是信息不畅还是协调不通?是决策缓慢还是环节梗阻?是对形势判断的失误还是掉以轻心?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医疗用品短缺一个多月没有解决,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待应急物流的态度和工作作风也很重要。人命关天,疫情就是命令,应该立即行动,果断处置,指挥员的决心关乎战斗的输赢。山东卫健委在通报情况时说,该省组建了省级救治专家组和21支应急救治医疗队,并指导每个市组建了至少2支医疗队。全系统医护人员已全部取消休假,返回工作岗位。坚持中西医并重,专门设立中医药专家组,发挥好中医药在疾病预防救治方面的作用。调度医疗救治所需设施、设备,全省已有负压救护车43辆、负压病房245间、体外膜肺氧合机(ECMO)57台、呼吸机9114台。干脆利索,没有废话。武汉封城之后,应急物流就做的较好,市民日常生活用品供应充足,价格稳定,没有造成慌乱。那些匆忙离开武汉的人们反而生活在不稳定之中。这也说明,应急物流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只有工作作风踏实,细节落实,组织科学,才能度过危急时期。

还有的是,应该注意总结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作为后事之师。这次冠状肺炎和17年前的非典几乎如出一辙,同样是病毒感染、同样是迅速传播、同样是人命关天;也同样是手忙脚乱,物资匮乏,不如实报告情况,同样是中央决策,成立统一指挥机构;更同样的是,请出83岁的老专家钟南山担任专家组长,老专家不仅提出防治方案,还起到稳定人心,理顺大局的作用。危急时刻,诚信起了决定性作用。肺炎危急过去之后,一定要认真研究出一套应急物流的科学方案,认真总结出危急事件处理的正确方法。前车之鉴只有17年,怎么会很快忘记呢?30多年前,我在研究行政学时就提出,政务官常换,事务官不要常换,有经验的专家型官员,能够更好地处理危急事务。古代政治家管子说过,宰相起于州部,猛将发于卒伍,这个用人之策还是很有道理的。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