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疫情,原本可以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

在这次疫情突发事件冲击下,中国应急物流开始是非常混乱的,至今也存在很多问题。我们原本是可以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的,因为近年来中国物流发展很快,尤其是物流自动化与智慧化发展很快,物流快速响应能力很高,也经历了双十一物流高峰的考验,面对疫情冲击,如果能够有效组织与快速调度,如果应急物流系统与社会物流体系融合并实现高效协同,如果吸取十几年前非典时期物流组织运作的经验教训,这次应急物流应该会做的很漂亮。

但是很遗憾,从武汉及全国应急物流保障体系运转来看,我们的指挥系统是混乱与条块分割的,疫情期间先进的智慧物流运作看不到了,一度又回到了手工记账管理仓库,拿介绍信领医疗物资,用传统的层层申请批示分发物资,靠传统的路条或通行证过一个个关卡,手工核对物流纸质报表等信息。。。。再加上各地层层设卡,道路分割阻断,人员地域歧视,甚至出现当地以征用名义截留战疫前线宝贵的战略医疗物资,让应急物流就更难了。而这些原本可以避免啊,非典时期已经有过经验教训了啊,为什么又要重复一遍错误呢?

最近与各方电话沟通以及在线座谈,我一直强调,这次应急物流出现的问题绝不是我们的物流体系问题,应急物流也绝不是另搞一套体系就能够解决问题的。我们十几年应急物流的研究成果,十几年应急物流体系建设成就在这次疫情面前并没有发挥作用。如果我们再建一套应急物流系统就能解决问题?如果再建的这套应急系统建成后仍有可能面临十多年不再出现类似的突发事件?如何维护这套系统?如何确保一旦突发事件来临就能高效运作?如果未来十年后再有这样突发事件冲击,应急物资保障指挥人员仍然是由非物流专业的人士,或者是不了解非典与这次应急物流经验教训的领导匆忙挂帅,来指挥调度未来的应急物流体系,类似的教训就一定能够避免吗?

我们应该怎么办?未来中国应急物流理念是不是需要巨大变革?欢迎朋友们留言,适当时候我也想静下心来写一篇关于应急物流理念变革的文章,希望到时候文章可以发表而不被删除。

以下为汪鸣所长文章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物流成为较为忙碌的领域之一,物流人也极大地表现出了责任意识、服务意识和奉献精神,默默做了大量服务工作,我们应向参与抗击疫情的物流人致敬!

纵观武汉等地封城以来的物流运行情况,特别是在多地采取封路、断路以防范疫情扩散措施以来,物流服务运行的能力总体上是不适应需求的,从事物流运行的企业和人员是忙乱和辛苦的。

从社会物流角度来看,有货找不到承运者,也有承运后无法运抵目的地,更有运抵目的地后又无法顺利交到需求者手中;

从政府统一指挥和调度的物流层面来看,设立转运中心进行干支配隔离是正确的,但干线运输、支线输送和末端配送管理手段“过于行政”,导致全程物流效率低下,发货端、运输端、储存端、配送端、需求端,端端着急,无法有效建立起全链条基于信息化、大数据的应急体系,强大的政府动员能力与庞大的社会物流服务能力,两力未形成合力。

以上种种现象,充分暴露出我国应急物流体系理念落后,标准、技术更新机制缺失和实际运行功能不完善。这既导致应急反应迟滞、供需失配错配、效率低下等问题,也与近年来我国强大的综合交通运输、末端配送供给能力不断增强、效率快速提升、模式不断创新的总体物流运行表现形成极大反差。这种反差,着实让前线抗疫战士付出了更大的辛劳,面临更多的不必要的感染风险。因此,应尽快改善,以便为抗疫前线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我们理应可以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

当前,在面对抗击新冠肺炎工作走向关键时刻和稳经济需要复工复产双重复杂形势下,必须加快改进物流服务工作,改进的基本方向就是在制定周密的隔离防范方案下,政府充分发挥跨地区、跨行业的协调指挥功能,尽快让专业的企业、专业的技术人员和业务人员来做专业的事情,实现政府与企业的通力合作。

尽快让专业物流企业接手疫区和通向疫区的物流服务

应以应急的手段、稳定的运行、持久的能力为基本指导思想,完善疫区物流运行和供应链管理系统。如此,便可以政府认定的疫区周边转运中心为中心,搭建具有严格防疫隔离措施的社会化物流运营平台,嵌入专业化的物流信息系统、大数据抓取分析系统,将通向疫区的干线运输、疫区的支线运输、疫区的末端配送有机整合起来,制定周密的货物交接、人员交接、信息沟通、决策支持方案,加快疫区物流信息化、智能化运行。此外,还可以采取选择牵头企业的方式进行,目前顺丰、京东、菜鸟,以及多个货运平台企业等均具备胜任这一重任的能力,通过定向协商和授权,责成其尽快全面接管物流系统。

切实制定周密的复工复产物流运行组织方案

在当前严峻的防疫形势下,复工复产是一个既紧迫又严肃的政治任务,不能因为急于复工复产而放松物流环节的管控,也不能因严格的疫情防控而阻断物流链和供应链,需在两难之中寻找正确的路径,要积极和慎重制定周密的复工复产物流运行和组织方案。

首先要改善和统一物流宏观调控管理手段,提高物流行业管理的技术含量。中央政府部门尽快制定统一的物流复工复产标准,对企业活动区域、对接服务企业范围、货物交接方式、疫情防控措施等提出明确要求。同时,物流企业按照标准制定完整的复工复产方案,交政府备案后方可从事物流服务,防止物流环节传播病毒;

其次是要建立信息化程度较高、车辆可跟踪的运行情况信息报送机制,以及责成各省、市政府部门检查核实企业运行执行情况,形成双重把关下的物流复工复产格局。要克服复工复产中的急躁情绪和做法,切记不能简单一刀切消除所谓阻碍物流、用工等要素安全有序高效流动的做法,建立以网络型、智慧化服务和管控为主体复工复产物流模式,精准匹配服务供给与终端需求,提高物流行业治理能力,有力支撑复工复产高效率、低成本、高质量运行。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