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万奖金的投票 | 逆行运输路:“车上装的都是救命的东西,我不敢停!”

2020年的春节格外艰难。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整个神州大地。武汉封城、交通管制、疫情升级,繁华的城内瞬间冷清,各种情绪弥漫:紧张、恐慌、希望、坚强……

2020年的春天也异常暖心。

成千上万的医护天使飞驰疫区,全球各地的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生活用品、食物……流向武汉。

顺丰、京东物流、宝兑通、货车宝、德邦、苏宁、日日顺、百世……这些我们听过名字的物流企业,和无数我们不知道名字却前赴后继的个体司机,第一时间踩下了逆行的油门,给这场艰难的疫情战役送去后勤保障、送去信念!

“我是退伍军人,这是打仗,我一定要上一线。”

“看朋友圈看得我太难受了,这些病人、医护工作者好可怜,要是他们倒下了,还有谁能来拯救武汉?”

这是朱命军——一个普通的河南卡车司机除夕之夜的心声。

除夕夜,朱命军一边看着春晚直播,一边心思却完全放在了刷微信朋友圈上——一排排刷频的武汉一线医护工作者抢救病人、缺物资、缺防护的视频看得他坐立难安、揪心不已。

当即决定要做点什么。

巧合的是,当晚他就在自己物流公司的小群里发现有号召司机支援武汉的信息,立刻与另一位好哥们主动响应。

就这样,从大年初一开始,朱命军二人开始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

朱命军接到的第一个客户请求来自一位老客户捐助给江夏第一人民医院的700件苏打水和部分生活用品。他的“紧急武汉支援小分队”就火速出发了,先从新乡出发装上苏打水,到了郑州东突然接到河南物流协会的援助请求:有10大桶50公斤装的消毒液需要紧急送往硚头社会福利院。

小分队立刻停了下来,开始重新倒货装载,“既然车还能装下,那我们拐个弯给拉走吧。”

考虑到自己需要趁着天亮之前把苏打水送到江夏第一人民医院,“过了8点,医院就开始正常工作了,我们不能耽误他们正常秩序。”

朱命军与福利院的陈院长联系了一下,把消毒水暂存在离福利院最近的东西湖服务区,又跟服务区保安协商,给双方拉条线对接,把消毒水寄放在服务区,他们则趁着天还未明,星夜前往医院。

一路疾行,朱命军和自己搭档也没吃上一口饭,车内留存着几包泡面,一个人开车另一人就赶紧吃,吃完换另一个人再吃。但即使是这样低的生存需求也经受着磨难——车上热水没了。

“我俩找了个服务区要点热水,但谁知还没泡上面,一堆穿警服的警察、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蜂拥而至,我猜测是有疑似病例,有点慌也不敢停了,赶紧走。”

就这样,一顿已经简陋到不能更简陋的泡面餐,朱命军就着温水吃了下去。

天蒙蒙亮,货车抵达医院,“超前完成任务,没耽误人家做正事。”朱命军说这句话时很有底气,语气里带着满足愉悦。

这一趟运输驰援开启了朱命军小分队的救灾之路,之后第二辆、第三辆……更多朱命军的同事响应这场前赴后继的救援——每个人只有一次救援的力量,回程就要隔离,只有源源不断的司机甘冒风险才能让疫区不缺物资!

采访时,朱命军正在自我隔离,“我自己兴冲冲奔赴前线支援,但不敢回家,自己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不怕感染,就怕自己的热血反倒害了自己最亲的人。”确实,万一连累自家老小,这种锥心之痛万死难辞其咎。

因为当地没有支援司机隔离的相关政策,朱命军的物流老板租了几个集装箱给每个人隔离,费用公司承担,“我还是希望政府能提供一些更高的隔离房间,一方面手续全,隔离环境好,另一方面我们是小企业,一个两个司机的开支还能承受,但我们已经无偿开出去第三台、第四台车了,后面还有支援任务,我们心里觉得有点对不住老板。”

结束采访后,罗戈网.物流沙龙突然又接到朱命军的电话,他请求如果要报道能不能不要写他的名字:“我是退役军人,这是打仗,我是一定要上一线的。但开展支援运输工作最积极的是我的搭档,特别主动特别快报名,他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司机,应该报道他。”

他说这个最普通的司机叫“潘正富”。

“我俩做不来研究药品的大事,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

黄明——一个武汉当地的卡车司机,开始为这个生活的城市忧虑。封城第二日就是除夕,家家团团圆圆的除夕夜,他跟妻子无暇欢庆,听着身边人的担忧、医院物资告罄的求助,他有些焦急上火。

当晚,他俩发出了一个朋友圈信息:无偿义务为协助捐助者以及受捐人免费运输。

“我能力有限,只能带着几个愿意做公益的兄弟上了,武汉好了我们才能好!”

年初一,黄明开始收到各种求助,于是他带着3个在武汉过春节的员工开始了8天的支援之旅。

四个人,几台车,为武汉江夏中医院送口罩,给武汉中心医院提防护服,上火神山医院施工地派发企业的食品饮料……

只要是别人义捐的免费口罩、防护服、食品饮料等应急救援物资,黄明一律免费帮助运输,先后为江夏中医院、武汉中心医院、火神山医院、蔡甸江北医院、红十字会、红十字医院等单位免费运输物资20多卡车。

20多卡车听起来不多,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那是冒着20次生命风险、挨着8天不眠不休、吃了何止20次泡面!

但黄明说一切都是值得的,“你没见过火神山医院建造工地工人的昂扬斗志,看见他们,我就想着多运一点再多运一点。”黄明展示了一张他拍摄的工人吃午餐照片——一位工人拉下了口罩,大口咀嚼着饭菜,冲着镜头笑得眯起眼,很是满足的样子,他的脸上满面尘土,两边眼角布满褶皱,心酸却充满希望。

而当黄明一连8天跑在救援路上时,他的妻子正在家中带着孩子一边等着他的平安归家,一边帮助黄明的救援工作——参与司机和货主志愿者群内的车辆调度工作。

黄明说:“我俩做不来研究治疗药品的那种大事,就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希望我们一点点的小能量,能为武汉的恢复时间表稍稍提点速。”

“隔离是一定要做的,不能害人。”

山西吕梁过年有一个由来已久的古话:不过初五不出门。

意思是,大年初五之后才能外出干活出工,没过初五出工不吉利。这是山西货车司机张金亭几十年恪守的规矩,然而今年他亲手打破了这个规矩。

“已经顾不得了,武汉那么紧急,哪还顾得了,越早出发越好。”

自从武汉疫情爆发,张金亭所在的物流公司决定号召司机一起献爱心,给疫区支援物资运输。

“我就给负责人打了个电话,我说如果要去湖北、要去武汉我也去。打完申请电话,就开始联系货主。我是负责去太原装货。拉了2000多件84消毒液,还有口罩、洗手液、纸尿裤、食品等一堆乱七八糟灾区急需的物资。”

年初五张金亭准备开着自己的“老伙计”出发了,但谁想这次拦道的不是交警、不是路政,而是自己最亲的家人,“家里人不让去,担心我身体。我就说不要管,我就是想去献点爱心,慢慢跟他们解释、保证,他们没办法,也只能让我走。”

“办了通行证,没有拦截、没有抽查、没有堵车,一路畅通。”张金亭回忆说,自己的车两个人开,一个人睡觉、吃饭就另一个开,然后替换。

年初五到年初八,张金亭几乎就没停下脚步,“车上装的都是救命的东西,我不敢停!”

而唯一让张金亭停下脚步的事情是——找加气站。

导航地图能告诉他哪有加油站,但没法说明哪家春节关门时间:谁家加油站开着,谁家没开?哪家是能加气的,哪家不能?哪家还有剩余的天然气?一切都是未知数,只有踩下刹车的瞬间才知道是不是冤枉路。张金亭从山西太原到武汉,他数不清走了多少段冤枉路,最长的一段一走就是100多公里才加上气,差点走到能源耗尽。

年初十张金亭又跑去河南运输物资了,他说特别开心,这样可以多给疫区运点东西,如果直接回程就隔离了,一趟都多拉不了。

“隔离是一定要做的,不能害人。”

加上隔离的日子和运输支援的时间,张金亭几乎一个月的工资没了,平时他每月能给家里增加1万多的收入。“这个时候不能去考虑开支啊这些问题。后面省一点就可以了。”

跟罗戈网.物流沙龙交流时,张金亭的嗓子全程沙哑,他说是因为连续很多天没休息好,“喉咙痛没关系的,就是我一路开车过去,心里真的难受。进了城区,那么大一个城市,平时繁华的不得了,这次一路开过去一天就看到3-4个人,哎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他们拿我没办法了,我已经出来了。”

从年初一晚上以来10多天,山东的卡车司机黄鹏几乎没有休息,这也打破了他往年在家陪伴家人的习惯。

但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付出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我已经干完六票了!跨越大半个中国,我还要继续为全国疫情严重的地方输送物资。”

1月25日,大年初一黄鹏就按耐不住要为疫区做点贡献的心情,从山东滨州市滨州区接了一个医药运输订单,将装防护服398箱运往潜江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刚完成首批支援任务,1月27日,他就从湖北仙桃再次出发,装180万个口罩运往合肥肥东。

1月29日,在安徽滁州琅琊盼盼食品厂再次装载1500箱日用品物资运往湖北省孝感、汉川等地。

1月30日从湖北仙桃装160万个口罩运往广东中山板芙。

2月1日,他又从广州白云机场出发,运送93箱口罩跟防护服前往湖北黄石。

2月3日,刚抵达黄石市的黄鹏又第六次出发了,从仙桃运载口罩100万个运往马鞍山。

黄鹏进疫区支援的事情起初并没有跟家人交代,他怕他们担心,然而事情没瞒多久,家里人全知晓了,父母有点激动,问他跑哪去了,他说湖北,家人就生气了。“后来他们看事情也没回旋余地了,他们拿我没办法了,我已经出来了。只能跟我说保护好自己。”

一路行来十余天,黄鹏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吃。

罗戈网.物流沙龙跟他对话时,他正在煮饭,“煮了两次了,又没菜了,买个菜好不容易!后面只能吃泡面了。”

黄鹏也想找个地方买菜,“但咱人生地不熟的,不好找,而且我是司机很多地方不能去,不给人家惹麻烦。”

黄鹏说自己最近上火了,吃泡面吃出来的,人也瘦了,“睡不好,不敢下车只能车上睡。”

他说自己想休息一下,暂时不干了,但是昨天晚上又来了一通电话有一批急救的物资想请他送,“算了,这种时候,继续干吧。”

朱师傅、潘师傅、黄师傅、张师傅……一个个最平凡最普通的货车司机在这次的抗疫作战中前赴后继。

中外运、天地华宇、易流科技、福佑卡车、中通……一家家企业克服着复工艰难、运输困难、人员短缺的困境,捐钱捐物还要协调司机保证物流大动脉畅通。

此次疫情中设立200万卡友救助基金的宝兑通说:“我们就想尽一份力量感谢司机在这次疫情中的辛勤付出。”

罗戈网.物流沙龙同样希望感谢所有为打赢这场战役逆行的大爱司机,为此专门举办了“寻找2020年最美逆行大爱司机”的活动,目前第一批最美司机已经征集完毕,希望大家能够看到这些司机朋友逆向而行的勇气与大爱,通过投票为他们点赞支持!(请各位读者点击“阅读原文”,参与投票!)

在此,罗戈网.物流沙龙感谢所有为爱逆行的司机兄弟,“谢谢!”

感谢我们的公益项目合作伙伴、发起方之一货车宝!

感谢活动的合作伙伴及奖金支持机构之一宝兑通!

感谢深圳市生鲜冷链与城市物流协会、河南省物流协会等支持方!

感谢为行业进行“战疫系列公益直播”的业内专家:罗戈研究院院长潘永刚、腾讯云高级产品经理苗佩亮、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物流战略创新研究院院长、京东物流首席战略官傅兵、陕西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卫民、罗戈资深专家韩雪峰、赤途(上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CEO闫永立、物流培训师冯银川、供应链管理专家卓弘毅。

感谢天壹资本孔婷女士,国调基金宋庆女士的大力支持!

感谢所有人的支持,谢谢!

为体现评选活动公平、公开与公正的原则,在初评结束后,于2020年2月17日0时起至2020年2月21日24时止,网络投票结束后,投票结果将按照60%的比例计入统计。投票结果将于2020年2月24日公布。

活动评选规则:网络投票60%+无偿服务20%+个人行为10%+春节假期(除夕至大年初六)10%

*单个用户单日限投一次,查看介绍页面点击投票为单选该页面司机投票。如需多选,请至活动总投票页面。

*本评选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罗戈网所有。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