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角|刘慧:关于我国如何建立应急供应链体系的建议

刘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原党委书记

此次疫情不少案例给出两点启示:就是两个“如果”。

一个是,供应链如果出现问题,会导致公共安全危机,它会成为公共安全的导火索。

另一个是,供应链如果畅通,会对社会情绪起到稳定作用,成为公共安全的直接保障。

所以,应对重大疫情的供应链,即“应急供应链”,是生命线,是安全基本限。防控战役之后,必须开展“应急供应链”的建设。

首先说,没有重大危机时,供应链是稳固的,为什么疫情暴发时却出现局部断裂,造成社会恐慌呢?透过现实可以看到,我们过去建设的是一条仅仅以市场生产要素为主的、单一结构的供应链。它缺少安全装置。这个安全装置,就是供应链上各种社会要素。它们在平时是隐形的,关键时刻才显现它们不可或缺的作用。所以,要考虑建立一个包含市场要素和社会要素等全要素在内的供应链体系。

供应链的社会要素包括:政府、企业、社会机构、民间团体和社会个体。这些社会要素相当于链条的稳定绳索固定在供应链各个环节、节点上,当严重疫情暴发,某处环节出现问题,供应链随之出现遇到类似冲击波一样的连续震荡,此时,如果有许许多多的稳定装置,就可以保证供应链的震荡在下游或末端减弱。因此,应当为以市场要素为主的供应链的上下周围,建设稳定装置,形成全社会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发挥“应急供应链”的作用。

再说供应链中的具体的社会要素。政府固然各要素中位居第一:维护公共安全是政府机构的职责。但是,在应急供应链管理体系中,政府部门的能力是有限的,换句话说,政府不能包办一切。应急供应链要保障一家一户和千家万户,但政府部门的工作不能具体到一家一户和千家万户,特别是当疫情或重大灾害发生时,政府首先要保局部,然后才会逐步尽量面面俱到。所以,不能仅仅依靠政府建立应急供应链。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就是让各种社会要素在应急时都派上用场。提出四方面建议:

第一,公共部门,分“平时”和“战时”做准备:平时,在规划、立法和应急预案,将应急供应链体系建设,纳入到国家公共安全应急管理体系中。战时,要发挥动员力量。没有动员行业协会和其它社会组织发挥作用,是个失误。事后,应当筛选一些成功团体,保留好的称号,鼓励转为固定的应急团体,例如志愿车队,基金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等,不仅发挥其保障、替代作用,而且发挥其监督和督促作用。

第二,具有公共采购职责的部门,应当专门制定紧急状态采购目录,作为应急预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三,对中间部门的建议,即建议行业协会、非政府组织等民间机构,积极参与到昨天晚间发布的,中央决定建立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建设中,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参与制定紧急状态下公共采购和物资供应链管理的法规和建设方案。同时,各社会组织 要研究和总结可能协作和配合的经验,固化成链条,形成相互支撑的体系机制。

第四,企业方面,各行业和企业针对不同紧急情况,分析制定本企业可能提供的生产和服务预案。提交行业协会或公共采购部门备案。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