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链战疫】京东、希杰荣庆、中外运、世权、信运等企业司机如何抗疫?

1

受访企业:京东物流

受访人:冯雪田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在准备年夜饭,留在广东过年的冯雪田突然在凌晨接到了公司的紧急任务,需要有司机负责运送15吨的救援医疗药物到武汉。

当时武汉封城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他知道这批药物的重要性,一刻耽误不得。但驾驶员们都已经放假回家了,人手不够,本来平时只负责调度工作的他临危受命,马上联系了另一个人在广东的同事,拿上了几个口罩和消毒液就立刻启程了。出发的时候已过了子时,鼠年的钟声刚刚敲响,他们却没有半点欢愉,内心满是焦急,因为这批药物决定着很多人的生死。

冯雪田说:去的时候,路上的车很少,两个人平时又都不怎么跑武汉,所以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刻也不敢休息,开累了就换人,服务区也没敢进。平时要开15、16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只用了12个半小时。

当他们到达湖北地段,才发现疫情比想象中严重的多,已经封了路,他们被拦截在了交界处,就地与防疫中心的工作人员交付了物资,当他们看着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载着这批药品疾驰而去时,才觉得这个没能陪伴家人的新年和这一路风尘总算有了点价值。

回到住所时,已经是大年初一下午五点钟了。疲惫与饥饿的感觉慢慢袭来,冯雪田与同事吃上了鼠年第一顿像样的晚餐,随后就进入了居家医疗观察,确保人员安全。

平时冯雪田的工作是负责调度京东七个大区的生鲜冷鲜的配送,非常时期,驾驶员资源急缺,由于很多地方的车辆进不去,货物交接不了,而生鲜的保质期又非常短,眼看前台和后台的人员都运转不开,冯雪田又坐不住了。他说,在家医疗观察也不影响办公,我可以不与人直接接触。疫情当前,我们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拼尽全力!

2

受访企业:希杰荣庆物流供应链有限公司

受访人:周信银

大年初一,周信银和同事王琦载着一车运送给国药物流中心的医疗物资由上海出发,运往武汉的江夏区。

荣庆的驾驶员岗位是全年无休的,新年假期时,也会有人“留守”,今年,他俩都在列。

公司救援武汉的消息一出,周信银毫不犹豫第一个报了名,王琦第二个。因为公司有规定,超过500公里的距离一定要配备两名驾驶员。他们一个43岁,一个将近50,由于经常看新闻知道武汉现在面临怎样的困境,使命感油然而生。

他们驾驶的是王琦的7.2米冷藏车,从初一晚上18:00出发到初三凌晨他们才开回了宝山物流中心,经过专人的车辆和人消毒后,到公司为他们联系好用以隔离的旅店房间里时,天光早已大亮。

周信银说:因为害怕家人尤其是高龄的老母亲担心,我没有告诉他们我去过武汉。大道理我不会讲,但知道只有国好了家才能好。

春节假期缺人,原本一百多人的车队现在只有20几个人在跑,在隔离期内的他们内心焦急,但出于对同事也对自己负责,他们还是没有踏出旅店房间一步,心情也从一开始的担心随着身体状况的稳定慢慢变成了放心。

眼看就要出隔离期了,也知道有不少司机还在往武汉跑,他们想提醒大家防护服要全程穿戴,拉链部分注意密封,替换时要从上往下脱,手部不要接触已经暴露过的地方;另外实在想要抽烟的驾驶员也最好不要在湖北省界内抽,摘掉口罩的行为并不明智,每一个人的安全都与周围人息息相关。

3

受访企业:中外运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受访人:罗西柱 张建军

罗西柱和同事张建军在腊月29给武汉肯德基和麦当劳的仓库配送了3000箱的薯条,但他们没想到,这趟已经走得无比熟悉的道路却让他们差点没能返程。

一直就知道武汉的情势严峻,除夕当天上午返程的同事还说很通畅,下午突然就封了城,武汉所有的高速路口和国道都封了,车流在雨里排起了长队,只过了几个小时,他们想要回家过年的路却变得举步维艰。

眼见可能回不来了,他俩当即决定随遇而安,一碗泡面就是他们猪年最后一顿饭。但做好了心里建设却等来了车流慢慢前移,他们成了当日被放行的最后一批车辆。

当两人风尘仆仆的回到宿舍时,早已是明月高悬。从那天起,宿舍大院里“值班”的就只剩下他俩了。

罗西柱和张建军都知道,所谓“值班”就是隔离,领导怕他们有心结,才这样说的。他们需要的饮食供给由另外一个同事送到定点地点,离开后他们再去取,张建军自嘲道“这是最早的无接触配送了”。罗西柱20多岁开始做司机,如今已40出头,这是来自山东的他和来自内蒙古的张建军为数不多没有回家的新年,回忆起这十几天的“蹲监”,除了无聊,更难忍受的是对家人的思念。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几乎是所有中国人的信条。张建军说,家里人知道他去过武汉,过年又没回来,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年迈的父母着着实实担心了几天,因为每天可以语音通话,才稍稍缓解。

眼看就出了隔离期,被问及下一步计划时,罗西柱说,为了驰援武汉,天津政府征用了车队的5辆货车,其中之一就是他一直在驾驶的13.7米的冷藏车。这次与上次一样,又是他主动请缨,张建军也表示,如果国家有需要,他随时待命。他们说,武汉很危险,但正因为危险,才要去。谈不上多大贡献,只是力所能及而已。

4

受访企业:上海世权物流有限公司

受访人:赵玉海

赵玉海在大年初六独自一人驱车900公里,从上海出发给武汉运送了400箱牛奶,这批救援物资是法国优诺公司免费捐赠的,当看到物资去向一个是钢花村街,另外一个是青山区防疫站时,他不敢有半点马虎,不仅因为牛奶对于温度的要求极为苛刻,还因为感到了肩头担子的重量。

除了在服务站小憩一会之外,他一路不敢休息,从青山高速口下来时,已经看到了两边井然有序的警察和防疫站的工作人员,根据他们的指示,经过了测温、消毒等层层手续他才拿到了一张通行证。

赵玉海是从2006年开始做驾驶员,目前担任世权物流公司的运营助理。当公司征集去武汉运送物资的人员时,他第一个挺身而出。他说,一是公司大部分驾驶员还很年轻,不忍心他们去冒这个险,二是自己是驾龄长做事比较周全,风险会小一些。

每一个省界的交界口都有警察和防疫站工作人员测温和登记,很多路段都封锁了,有时来来回回的要绕上30、50公里。他准备了两套防护服,一套赶在装货之前就已经和护目镜、口罩一起穿戴完毕了,出了武汉抵达安徽时,他换上了第二套,旧的密封好才扔在了垃圾桶里。

这些日子,他既没有出门也没有和家人接触,在出发前,去超市买了很多方便面和速食食品,做好了自我隔离的准备。

他说:这个时候物流人不能掉链子,因为背负着全国人民的饮食起居的责任,只有物资正常供应,才能保证人心不乱,只有人心不乱,才能齐心抗疫。

5

受访企业:福建信运冷藏物流有限公司

受访人:揭德炎 蔡国喜

揭德炎与蔡国喜一直在负责福州及周边永辉超市的门店物资配送,两人跑的是福州到三明以及5区8县周边的路段。

为了防止疫情蔓延,福建各个省县也下了“禁足令”,甚至限制每个家庭每天只有一个人可以出门,民生物资变得紧张了起来,揭德炎表示,对食材的需求程度竟然比春节前还要紧张。

在往年,驾驶员可以休息到初五初六,但今年情况特殊,民生物资刻不容缓,他们初二就开始复工了,每天要跑800公里,要赶在门店营业前保证物资配备到门店并预留分拣上架的时间,通常是下午出发,连续开上十几个小时,才不会延误第二天的门店营业。

驾驶员都知道,最疲惫的就是开夜车了,蔡国喜说,现在的需求量比节前翻了两三倍,已经回了家的驾驶员回不来,只能调配现有的司机轮流驾驶和休息。

公司策略上也以工资包月的形式寻找当地的司机,培训之后由GPS导航和后台人员实时跟进随时解决磨合期的各种问题,在家工作的后台人员同样是马不停蹄的状态。

但是让蔡师傅感到焦急的是:由于关卡的层层检查,造成了时间的延误,往往到达门店时永辉超市的卸货人员已经下班了,这还是小事,但是亏损却让他们始料未及。

疫情当前,车辆不比平时,装货去装货回,现在回程是要放空车的,这本来就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但是在收费站民生物资中的干货如大米等还要收过路费,他们每天都要面临几万块元的亏损。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