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下对“应急物流”是一次关键考验

连日来,全国各地、社会各界捐赠的抗击疫情的物资接连运抵武汉。为保障这些物资安全、快速地运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参与的企业众多,武汉红十字会,九州通、快递公司等一些列的企业;经过磨合和协调,由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统一组织;

应急物流”是指为应对严重自然灾害、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公共安全事件及军事冲突等突发事件而对物资、人员、资金的需求进行紧急保障的一种特殊物流活动。

应急物流不是物流的一个类别,是为了应对突发且急迫之事而动用的物流手段。

总之是要适应一个字:“急”,物流的运作必须要满足上述“即、先、快、特”的原则要求,这就成为具有一定特殊性的物流,归纳则为“应急物流”。应急处置是物流应当具有的一种能力,这是因为于动态之中的物流不时会面临环境与条件的变化,所以必须为此有所准备才能够有一定的应对处置能力,这种物流的能力便是应急物流。

新冠下的应急物流

1

Wargaming所捐赠的其他3台意大利生产的康达(KD-M900)移动式X射线机,也已在上海组装完毕,将通过陆运送往孝感东南医院、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和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2

360集团火速号召内部捐款,并由360公益基金会向湖北省捐赠价值1500万元医用物资;1月28日晚21时许,广州南方医院医疗人员携十四箱医疗药品驰援武汉汉口医院呼吸科

3

2月4日8点05分,由上海南开往成都方向的K354次列车安全抵达武昌站1站台。全国各地捐赠的1500件救灾物资、1件抗生素、336件消毒液共计15.2吨防疫物资星夜运抵武汉。

4

2月3日天津邮区中心局自紧急开通寄递绿色通道 , 已累计承运防护服、口罩、呼吸机、药品、消毒粉末等疫情防控物资1959箱,约20吨。

针对武汉来自航空、铁路、公路、内河运输等多渠道运输方式在武汉形成聚集,如何协调好、准备好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应急物流与常态物流的不同点

常态物流:

物流的常态是不需要应急处置的,常态是一种稳定的状态,具有可控性、可计划性、可复制性,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追求的物流成本费用常态可控在一定范围内;

应急物流:

应急物流是一种被动的行为。为了急迫之事动用的物流手段;因为“急”也就比较容易发生事故或失误,事故发生的概率要高, 超出常规物流运作的支出;再有,由于存在多方面的制约因素,应急物流计时超额支出也未必达到效果,变成了无效,投入便会损失掉。

盘点近30年公共灾难应急物流现象:

1986年4月,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泄露事件;(防护设备)

1998年的特大洪水;(沙袋防汛)

2003年的非典;(医疗设施)

2003年印度尼西亚海啸、非洲埃博拉病毒;(防护设备)

2008年的汶川地震;(生活资料)

2011年03月地震和福岛核电站;(防护设备)

2015年的天津港爆炸;(救灾设备)

从宏观层面上看,从我国唐山大地震到“5.12”汶川大地震,从SARS、“禽流感”到近年频发的矿难、雪灾, 在突发事件面前表现出的被动局面均暴露出现有应急机制、法律法规、物资准备等多方面的不足

应急物流的侧重

每一个危机事件都有其物流侧重的方面,辐射防护、食品饮水、医疗防疫,每一次可能都是对应急物流的一次考验;

危机似乎从未离我们远去,只会更加频繁,不可避免。在全球产业链精细分工的时代,任何一个区域性的事件都将对全国乃至全球供应链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冲击,2019年武汉(九州通衢交通枢纽)、春节(数百万的流动人口结点)前后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影响更是如此。

面对一场人类共同的、不可预防、不能控制的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有条不紊应对了。但应对也需要有一个完善计划:

如果每一完善的计划会爆发诸多问题:例如临时征用的场地缺少规划,临时抽调的人员缺少专业知识,临时制定的操作流程不够规范,缺少专业的信息系统来提高物资的处理效率……应对危机事件上缺乏足够的重视 ;

磨炼的重要性:

火神山10天建成速度

中建三局物资供应

中国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在仅仅10天内建成了一家专门医院。这也标志着几乎一夜之间建成专门医院,以应对新疫情。美联社援引新华社报道称,火神山医院由约7000名木工、水管工、电工和其他专业人士建造而成。这些都是在1天时间完成,上百台挖掘设备,上千种SKU的建筑构建……..

中建三局10天承建的“火神山”“雷神山”工程,物资类别更复杂,没有出现物资管理的问题,从组织结构,供应流程,招标采购,经过多个国际化项目磨炼的这就是专业的力量。

指挥的统一、协调

01

PART

组织机制是应急物流首要解决的问题:

应急物流的组织协调人员大多临时从各单位抽调,各类应急物资的采购、运输、储存、调拨、配送、回收等职能分散在不同部门、地区和企业,尚未形成中央有关部门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以及中央、地方和有关企业之间联动的组织机制。

应急物流组织更多为临时性的,彼此间缺乏有效协调、沟通和整合,缺乏系统性和预见性,组织效率不高。

想要应急物流达到速度和准确性,统一的指挥必不可少;所以应急物流基本都由军事化部门承担;

2日是运输队执行任务的第一天。早上7点,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出动50台军用卡车,将200余吨生活物资从武汉市各大配送中心调运至武汉三镇,供应各大超市,保障武汉市民生活。这是这个运力支援队临时抽组以来,执行的首次支援运输保障任务。

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

借鉴世界发达国家做法。如美国的突发事件处理体系NIMS(National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系统化地对危机的预防与准备、沟通与信息管理、资源管理、指挥与管理、日常管理和维护进行了阐述和规范,具有很强的实操性;

欧盟的应急响应中心(ERC),除了能够开展全天候值班制度,高效协调欧盟成员国的响应行动外,还能快速收集并分析实时风险信息,确保实时监控和即时响应各类突发事件;

日本的防灾中心及每年一度的防灾日,日本国家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在东京和静冈等9个县举行大规模的防震抗灾综合演习,目的是让防灾意识深入每个人的心中。

民用场地、设备人员征用和协调

02

PART

在灾难面前,功能角色能非常快完成转换。

突然间组织相互没有协作过,没有专业设备,没有WMS,TMS的机构完成应急物流是很难完成目标任务的;其内容包括应急物流组织机制的构建、应急技术的研发、应急物流专业人员的管理、应急所需资金与物资的筹措、应急物资的储存与管理、应急物流中心的构建、应急物资的运输与配送等内容。

军工领域,已布局很好了,国内造船企业随时换线造航母;造车企业随时换线造坦克. 在二战中拖拉机厂随时造出坦克走向前线、波音的产能可以随时替换为战机,这就是角色转换的重要性;

应急物流角色转换案例

在国内大型医药流通企业中,华润医药、上药、国药、九州通医药的网点遍布全国,有现成的人、车、库相关物流资源、信息化系统、与医院沟通交接有成熟的机制流程、路线熟悉……优势集于一身。

针对于医药的特征,品名,批次,型号、出入库拣选必须有成熟的WMS系统,应急物流组织单位应储备一些拥有这样经验的大型企业作为备选:

作为公共服务的国家医疗体系,目前不同品牌医院、不同级别医院、不同性质医院都还是封闭式的各自独立的供应链模式,自然容易产生物资库存与紧缺、物流响应慢、呆滞风险大之弊病。完全可以利用应急物流物资需求特点:部分区域、品种标准化之特点,运用供应链中聚合效应应对此类风险。在目前京东、天猫都能用公共仓,何况公共医疗体系呢?

物资信息发布系统

03

PART

武汉疫情讨论的做多的是口罩,现在看来口罩是短缺的,但是随着全国供应链的协调口罩的短缺问题将得到缓解,如果不及时的进行发布,很可能出现超量饱和,造成不必要的物资浪费;因信息传递错误而导致货到而不能及时提取等也会产生应急需求

建设全国化的应急物流物资调拨系统能够协调和指导物资的生产和调拨;

重视应急物流信息系统建设

品类数量的发布很关键!

1

加强对应急物流信息平台的建设。这是因为全社会应急物资来源广泛,涉及层面多,活动环节多,各类信息都要依靠共用的应急物流信息平台传递;

2

应急物流信息传递方式先进、稳定。由于应急物资的刚性需求,必须确保应急物流信息传递手段比常态下的信息传递方式更为先进、稳定和更具抗干扰能力。

3

救灾物资供需失衡。我国救灾物资捐赠基本属于应急捐赠,而社会捐助物资很容易出现种类、时间上的供需失衡以及救援初期易出现应急物资缺乏而后期物资超常饱和,造成供应过多、浪费严重等问题

应急物流的支持力量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畅通的信息,另一方面是物流的活性。

打破物流运营的惯性和常态计划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应急物流因而很难预料,以信息来传递“急事”,才能做出应对;行动上更难有具体的应对准备,“无准备之仗”乃兵家之大忌,无准备之物流也应是物流人之大忌,所以应尽量回避之。

然而物流的本性是:动态,大千世界道路纵横,在这种环境之下遇到各种大大小小的不在预料中的事情那也是常态,不可能避免,只可以做到有效应对,怎么办?办法是提高信息的畅通与保持物流的“活性”,这样在遇急事时才能够有效地处置。

后记

天佑中华

尽管当今世界科技发达,但突发性自然灾害、公共卫生事件等“天灾”,决策失误、恐怖主义、地区性军事冲突等“人祸”仍时有发生,这些事件有的难以预测和预报,有的即使可以预报,但由于预报时间与发生时间相隔太短,应对的物资、人员、资金难以实现其时间效应和空间效应,因此需要完善的措施。

对于我国而言,应急物流还是一个新事物,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发展相对滞后。

人类每一次灾难都将以社会的进步作为补偿,相信此次疫情事件对未来的“应急物流”乃至“应急管理机制”产生深远和积极的推动作用。

天佑中华,愿确诊数量变化拐点尽快出现。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