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下的“应急物流”

回顾过往,98年的特大洪水、03年的非典疫情、08年的汶川地震、15年的天津港爆炸、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过去这些年我们曾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突发危机,有的和公共卫生相关,有的和自然灾害相关,有的和安全事故相关,还有的和经济贸易相关。

如果再算上中国之外全球范围内的各种突发事件,如01年美国911事件、08年全球金融危机、11年日本海啸、13年非洲埃博拉病毒……,危机似乎从未离我们远去。而这一次次的危机,都对一个地区乃至全球供应链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冲击,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然也不例外。

一场疫情,让口罩、酒精、消毒水、额温枪,甚至双黄连口服液这些平常触手可得的物资一下子都成为了急缺物资;而这些急缺物资的分配方式不透明、不合理、分配效率低下等问题,又把武汉红十字会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专业名词:“应急物流”。

所谓“应急物流”是指为应对严重自然灾害、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公共安全事件及军事冲突等突发事件而对物资、人员、资金的需求进行紧急保障的一种特殊物流活动。其内容包括应急物流组织机制的构建、应急技术的研发、应急物流专业人员的管理、应急所需资金与物资的筹措、应急物资的储存与管理、应急物流中心的构建、应急物资的运输与配送等内容。

从武汉红十字会应对这次突发疫情的做法来看,其在应对危机事件上缺乏足够的能力,在“应急物流”方面更缺乏专业的能力。

央视的直播采访暴露了其存在的诸多问题:例如临时征用的场地缺少规划,临时抽调的人员缺少专业知识,临时制定的操作流程不够规范,缺少专业的信息系统来提高物资的处理效率等。

央视记者采访到的一名工作人员私下说:“红十字会几十年没打大仗了,一打仗就有点乱!”这句话看上去是在为红十字会找借口,实际上却暴露出了一些部门在应对危机上的不知所措,甚至是无知。

“应急物流”本就不应该是临场应战,危机来了才应对,危机没来就纸上谈兵。国务院早在2006年1月8日发布并实施了《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其中明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结合实际,有计划、有重点地组织有关部门对相关预案进行演练。显然,对武汉红十字会以及其上级部门来说,这就是一纸空文!

无论是应急管理体系,还是具体到应急物流,都应当以“居安思危,预防为主”为主要原则。笔者相信,这次肺炎疫情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给所有从事相关工作的人员都上了一堂深刻的且代价不菲的课!

2016年底,笔者曾经到武汉给九州通医药物流公司培训,曾经参访过他们为国家建立的应急物流中心。在武汉红十字会事件登上媒体热搜时,笔者就疑惑为什么红会没有调用身边最专业的物流团队来支持。果不其然,其后媒体报道了九州通公司开始协助武汉红十字会处理捐赠物资的新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其对仓内物流处理效率的提升无疑将对这次武汉疫情的控制起到积极的作用。

事实上,应急管理体系来源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较而言,他们在应急管理体系方面的建设比我们早,也更为完善,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

例如美国的突发事件处理体系NIMS(National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系统化地对危机的预防与准备、沟通与信息管理、资源管理、指挥与管理、日常管理和维护进行了阐述和规范,具有很强的实操性。

再如欧盟的应急响应中心(ERC),除了能够开展全天候值班制度,高效协调欧盟成员国的响应行动外,还能快速收集并分析实时风险信息,确保实时监控和即时响应各类突发事件。

还有日本的防灾中心及每年一度的防灾日。每年“防灾日”,日本国家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在东京和静冈等9个县举行大规模的防震抗灾综合演习,目的是让防灾意识深入每个人的心中。

恩格斯曾经说过:“每一次灾难都将以社会的进步作为补偿。”笔者相信,这一次的举国战“疫”,将会对中国未来的“应急物流”乃至“应急管理机制”产生深远和积极的推动作用!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