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完武汉红会之后,问题该如何解决?从军事角度可以有这些建议!

前沿保暖黑科技与大牌厂商强强联合。成衣制作选择知名品牌的代工厂,拒绝市面上粗制滥造的“风气”,不放过每一处细节,只为呈现更好的产品。军武优选定制了双面抓绒保暖内衣。双重保暖、超轻不臃肿。穿上又薄又暖,过冬必备!

当下,全国范围内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战斗还在紧张地进行之中。而从昨天到今天,位于战区最前沿、承担保障物资接收与分发职责的湖北省、武汉市红十字会成了“众矢之的”。

大批网民惊讶地发现,湖北、武汉两级“红会”在接收海内外救援物资的工作上展现出了惊人的“全环节低效”:大量由外地运入战区的物资无法及时登记造册;而已经放进物流仓库里的物资则无法快速准确下发,甚至还出现了“一边是堆积如山的防护装具,一边是无所事事的快递卡车”怪象;而发下去的物资则有一部分没有送到最需要它的人手上,甚至在昨天还有人爆出“武汉‘红会’交给某‘莆田系’医院3.6万个N95防护口罩,而最需要这些装备的武汉协和医院只拿到了3000个口罩”、“协和医院的医生万般无奈靠包裹垃圾袋防护”这种消息,以至于连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这种权威媒体都出来大声疾呼“给群众一个交代”。

相比之下的则是部分民间慈善机构在救援物资转运、分发、账目公开上的相对高效与透明,两相一对比,不太客气的说,红十字会正经历自九年前“郭美美事件”后再一次信任危机。

这起事件发生的深层原因

对大伊万来讲,这次并不打算把各位读者已经在朋友圈刷了几百条的种种“内幕新闻”、“独家解读”再拿出来说一遍,也并不打算分析湖北省、武汉市红十字会此次表现的种种“政治逻辑”。

我认为对于咱们既然作为军事类公众号,而湖北乃至全国又在面临着一场抗击疫情的新时代的“卫国战争”,从总体后勤的角度对截止目前湖北、武汉两地红十字会的表现进行初步分析、找出问题才是最恰当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咱们得赶快提出个解决方案来,毕竟光说不练假把式,分析了一堆,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解决问题。

实际难度确实较大

在大伊万看来,目前在湖北疫区前线由部分当地行政机关、事业单位负责的保障物资接收、清点、转运、分发工作做得不尽如人意,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完全正常。

首先咱们看目前湖北前线已经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截止31日,整个武汉市已经有起码7000到8000名来自全国的医务人员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中去,加上武汉本地原本就有的医护人员,目前仅仅战斗在一线的医生数量预计就已经高达2万人左右,这还不算目前湖北全省已经动员起来的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公安民警辅警与武警官兵、消防应急处置力量、各种应急招聘来的志愿者等等,估计单单是一个武汉市就有数万人正在同疫情拼死战斗。

而再从各地已经运往武汉的物资来看,仅仅在28日当天,山东寿光市就向武汉运输了350吨蔬菜,这还不算每天都在运往武汉的其它部类物资,尤其是来自全球、全国无数个捐赠人的大批医用防护装具、药品耗材、医疗器械等,尽管目前尚无统计但从热力图上来看这些物资每天的运到数量也有数百吨。

因此,绝对不夸张的说,本次湖北展开的防疫战斗在后勤保障的规模、难度上,已经达到了集团军乃至方面军级防御作战的水准。

湖北省难以应对

搞清楚了本次战役后勤保障的规模、强度、难度后,咱们再回过头来看湖北武汉的相关政府部门或事业单位,就会发现这些单位即使是在规模上都无法应对如此强度的后勤需要。

按照苏军集团军一级防御战役条令的规定,全军展开之时即需要设立三个指挥所,一是由集团军军长率领在战线前沿机动部署并实时掌握部队的前进指挥所、二是由集团军参谋长率领在战线后方固定部署,并开展司令部业务的基本指挥所、三是由分管后勤的集团军副军长率领的在主要作战地幅后方部署的后方指挥所。这三个指挥所中,前沿指挥所负责现地指挥,基本指挥所负责统筹作战,后勤指挥所负责作战保障。而后勤指挥机构基本的工作原则则是“条令统一,简明高效”,对上要掌握上级配发的保障物资种类、数量、运输路线、运送地点等;对内要掌握己方运输器材的种类、数量、工况,以及预定交通线路的敌情我情;对下要实时掌握各部队的战线延伸、后勤需求等,在搞清楚如上一系列基本情况的基础上按照首长军事机关的作战意志,及时制定并开展后勤计划,以开展相关的后勤保障作业。

而再以湖北省、武汉市相关部门的人员编制和工作现状来看:根据公开资料可得,武汉市红十字会参公编制一共只有十二个人。另外有消息说,在防疫战役打响后紧急招来了十几个志愿者。就这总数也不过三十来个人,更不用说跟经过多年军校和军事演习训练的后勤参谋相比,这三十来个根本没经过这种大场面、没有任何参谋业务经验的新手在面对紧张、混乱、复杂的实战环境时,其战场表现只会更差。

而从目前已经公开的湖北省、武汉市有关部门的工作现状来看,这些部门光是接各地打来的捐赠电话、把捐赠来的物品信息誊抄到小纸片上已经不堪重负了,且这些部门在事实上只有“接收-发放”权,并没有掌握后勤物流单元的权力,要动用后勤物流单位,则需要漫长且充满扯皮的协调过程。

这样来看,武汉市的部分行政机关、相关事业单位甚至只能算是一个“瘸了腿”的后方指挥所。在此情况下,尽管全国人民骂声一片,但大伊万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些年轻公务员、志愿者们表示理解,毕竟以后勤保障的难度与强度来讲,一群没有任何经验、对后勤教范两眼一抹黑的新手突然被放到给集团军一级部队保障的位置上,后勤部门还是个瘸腿,你跺你也麻。在此情况下,不管搞出什么骚操作,大伊万其实都不觉得奇怪。

可以考虑的解决办法

那么,既然情况如此复杂,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呢?时间紧迫情况紧急大伊万就不绕圈子了直接说,也希望可以给看到这篇文章的、正在武汉或者其它地方与疫情奋战的读者们以有益的启发与参考:

如果有条件的话,大伊万其实颇希望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的联勤部队迅速接管武汉地区的后勤保障任务,联勤部队有实施现地保障的经验,有足够的后勤参谋,也完全符合“号令统一、简明高效”的保障要求,让联勤保障部队接管武汉地区的后勤保障,基本上可以做到从物资进入武汉市开始就被纳入联勤部队的物流体系中。而通过向各医疗机构行政机关社区服务中心等派驻后勤观察员,联勤部队还可以迅速掌握具体单位对于物资的具体需求,并迅速派出隶属于自己的物流车辆将物资运送到位,毕竟武汉的前线条件再怎么艰苦,总没有敌机轰炸炮火急袭,后勤物资也不需要多层次转运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让联勤保障部队接管后勤是最佳选择。

而在联勤保障部队暂时无法接手的情况下,作为折中考虑,大伊万认为相关部门起码应该设立一个号令统一的后勤指挥部,统一负责本区域内的后勤保障工作,指挥部须下设接收、仓储、分发、物流等多个部门:

接收部门负责统一接听并接收所有的援助物资信息,并按照统一格式简明扼要地予以登记;仓储部门需要立即找到数个或数十个可以容纳大量物资的物流仓库,且确保物资分类储存,如食品部类、药品部类、危险品部类等,做好入库登记并与接收部门做好信息沟通;分发部门则向各医疗、行政、社区、市场派出分片观察员,收集后勤信息并按照规定格式统一上报到指挥部;指挥部接到后勤需求后根据物资已到情况统筹安排发放,至于具体的发放过程在指挥部本身不掌握运输单位的情况下则可考虑整体转交物流公司负责,由物流部门全程监督并做好发放回执。

整套体系能做成软件做到信息化最好,如果有大数据和辅助决策系统来参与后勤决策的话那更好,但是紧急情况下做不到的话,起码要保证格式、用词标准化,减少作业过程的人为误差。一言以蔽之,就是尽量要做到“标准化后勤”,这就是大伊万对目前仍在战斗的武汉提出的建议。

大伊万对这事的看法

最后大伊万还是提一句吧,大家也还是别过于着急去责难湖北省、武汉市的红十字会,毕竟网络上的信息或真或假,同一个信息几天之内来回反转好几次都纯属正常。正如克圣的《战争论》所言,“战争中充满了虚假的情报”,就如这回武汉红十字会的事儿,一天之内跟翻烧饼一样反转了好几次,大家的心理一会儿跌到谷底一会儿攀上高峰,有这点时间干点别的事儿多好。

而再如巴顿将军而言,“战争是人类能够参与的最宏大的竞赛”,不说指挥方面军、集团军一级作战,连为方面军和集团军作战而实施的参谋业务,都是对每一位中层军官的巨大考验。以集团军和方面军作战的复杂程度而言,从“情况尚可”过渡到“后勤灾难”,其速度会比所有人想象的要快得多,只要看过苏联卫国战争前期红军的作战组织,都会很轻易地得出这一结论。

关键的问题是,咱们应该在遇到问题的情况下,及时调整部署和机制,迅速纠正问题,确保在后续作战乃至下一场战争中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这是大伊万在文后要对各位读者说的话。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