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武汉还缺口罩”,供应链来回答

往年,年初七已是春节假期最后一天了,但今年特殊,因为众所周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国家多放假3天,地方放假到2月9号,某些公司放假到2月15号,部分学校延期至2月17号开学。这么长时间的“停工”,会有各种断供吗?想想法国人民大罢工60天,而中国只停工15天,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焦虑呢?英国、加拿大还把往返中国的航班给取消了,这些过激反应,可以解释为焦虑的“牛鞭效益”。有媒体问“为什么武汉还缺口罩(医护用品)”,医护当局疲于应答,媒体还不满意。本周原创小文,作者尝试用“供应链”来回答那个问题:当下缺口罩,是肯定的。

基础情况

首先解析一下口罩产能,这是供应链的基础,所有供应链相关的行动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尤其请各路记者朋友们,了解以下基本现实,即2018年全国销售口罩数量大约在64亿只,2011年口罩销量10亿只,增量差额部分假设全部为防雾霾用的口罩54亿只,按估计范围的上限粗略估计为“医用口罩10亿只,防霾口罩54亿只”,再按80%的产能利用率倒推,全国口罩产能“医用12.5亿只,防霾口罩67.5亿只”,总共80亿只。这正好是个整数,就不要再考虑晚上加班生产还能扩产了,因为还有企业不复工呢。就按最大产能80亿只计算,日产能2191万只。当下现实情况是,在工信部派出5个调研组督促厂家生产后,实际投放市场的口罩数在800万只/天。也就真的是如报道的那样,全国已有约40%的产能在赶工生产防疫所需的口罩。

由于能生产N95口罩的厂家不多,所以在前述产能分析中,要了解,N95产能与N90产能的当量关系,然后国家会根据一线需求来平衡,但基本上生产出来的N95都会提供给武汉。

抛开功能、型号差异,全国的口罩供应分布都在哪里呢?根据企查查的数据,作者给大家整理了一张图。由图易见,湖北本身是口罩供应前10的省份,但是疫情原因,生产出来的口罩风险高,所以应该从其它疫情轻的省份调配。

注:企查查只是对接了工商局数据的平台企业,所以这张图给出的数据是raw data,没有进行过clean。如果做国家供应链,手上的数据应该是整理后的数据,即识别过5000家口罩相关的企业分别处于供应链的哪一端,是生产端?还是经销端?是主营B2B还是B2C。

抗疫保供,首当提高供应水平

接下来解析一下口罩的供应。市面上(电商平台+药店)的口罩,分别在1月23日和1月27日脱销;本号上一篇提到的,自觉地在春节赶工生产口罩的企业如霍尼韦尔,生产出的成品是直接供应武汉的。如果全国50%的赶工产能都供应武汉,那么从1月27号开始复工计算,到1月30日,共复工4天,每天送到武汉的口罩是400万只。对于留汉人口900万人来说,56%的武汉人在1月28号是买不到口罩的。56%是个很高的比例,没买到口罩的人发微信“叫”,看到的人群再辐射,造成人们心理上的感觉就变成“根本买不到”。这就是缺货“牛鞭效益”。大家总说透明的真实的数据能缓解恐慌,那就请解读数据,理解现状吧,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口罩供应会从800万/天上升到1500万只/天(理想状态是根据最大日产能的70%进行的估算)。

官方统一调配供应了,那市场上还有大量供应的,货从哪里来的呢?两种可能。一种是B2B端的存量口罩(库存),去年年初还有朋友问如何消化手中10万个口罩的货,当时卖不出去,如果去年一点一点卖掉1~2万个,这时就有8万个口罩立即可供应。另一种是全球B2B端的存量口罩,全球带货也是各路神仙各显其功的时候,人肉背回国5千~1万个口罩。这些都是sourcing能力很强的供应链人,背这么多口罩回国,都是给自己所在的企业员工复工时用的,大家记得为他们点赞。

注:在“恐慌心理催生的口罩需求”面前,缺货人群的“买不到”感受呈几何数放大,是反向“牛鞭效应”,不要被迷惑了。更不要被不当渠道的口罩蒙骗了,经销商哄抬物价肯定秋后被罚;若不加识别买到再生口罩、劣质口罩,则比不带口罩更危险。不出门就是安全的。离复工还早,这段时间里,只要口罩的总生产量大于总消耗量,复工那天,你就会有口罩!

抗疫保供,其次是减少需求

以上海为例,1月29日上海口罩厂的日产能已提升到100万只,还有提升空间。假如50万只口罩日供上海1.5千万人口,在“恐慌心理催生的口罩需求”面前,这50万只口罩,给谁用呢?这时真不是“谁有钱给谁”。

继续来解析口罩的需求。为了保证抗疫的口罩需求,供应链整体必须做调配,即减少部分环节的口罩需求,满足重点环节的口罩需求。但是,减少谁的口罩需求,也不能减少一线医护人员的口罩,他们在一线抗疫,不能倒,生产出来的口罩必须先给医生护士用。

网上查到全国注册医护人员380万,全国人均医护人员比为1%,上海按3%计算,医护人员约11万。1月26号时,上海日供30万只口罩,30%给医护人员,肯定有部分二、三线不需要面对新型病毒救治的医护人员分不到口罩。

除了医护人员,在抗疫一线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如交警、记者,也必须得到保障。同时,最最不能忘记的是快递小哥(10万)、蔬菜生鲜等生活必须品的工作人员(10万),有他们在,人们待在家里才能真的待得住,否则大家都出门去“现场抢购”食材,那抗疫就要面临失败了。

春节期间在沪工作的快递小哥人数也许不到10万,但是,他们全天满负荷地送菜(叮咚买菜)送货(顺丰),他们每天要消耗至少2只口罩,才能有高安全系数。

小结

供应链是一个整体,当企业在市场中竞争的时候,谁是头部企业并能促使其供应端协同应对其在市场中的需求,谁就能实现“供应链竞争”的胜利。对于头部企业来说,他长期面临市场需求,自身体量越大,其供应链管理越复杂。那么在这场新型病毒的抗击中,国家面临的就是供应链调度。14亿人口大国,疫情中人人皆需的口罩的调度,真的超级复杂。

叔叔阿姨排200~300人的队,在寒风中等3.5小时,消耗1只口罩,买到5只口罩,剩4只口罩,代价真的太高了,真的是没有口罩才如此行为了。

我们每个人都是供应链的一环,若可以主动在供应链上,减少口罩的消耗,就是做出自己的抗疫贡献;另外还可以思考家庭供应链管理方案,让每一次经历都促进成长,让人生在360度都能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政府的口罩投放是在现状基础上做出最大努力了!人人不抱侥幸心理,保护好自己,做好自己,就是为抗疫供应链做贡献!

供应链催货,少埋怨!多加油!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