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曳张冰丨大浪淘沙,真心以待

在张冰看来,2019年最显著的关键词莫过于优胜劣汰。几个月前还活跃的企业不知不觉间就被吞没了,紧接着后起之秀便蜂拥而至。

本来商海沉浮也无可厚非,企业的经营理念、模式与社会责任才是决定企业是否能长治久安的关键,但在整体经济形式放缓的环境下,这一现象表现得更为突出——尤其是在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的今天,如何适应消费市场,如何降本增效是所有企业都在探寻的钥匙。

上海久耶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

创始人&CEO 张冰

01、需求骤变:“大而全”走向“小而美”

经济下行导致零售端出现了各种新业态,很多农牧渔食品企业尝试通过去中心化把产品直接销售给全渠道,尽量避免中间商环节,虽然新增了物流费用,但大大降低了上游品牌商的成本,这种模式在常温的服装、数码等领域已属常见,由“大而全”向“小而美”转变成是趋势。

很多大卖场也在向小超市和便利店转变,主打“生鲜+社区”超市的新模式之一是大店带小店,即在大超市周围开设2-4家迷你店,依托于大店的资源,通过迷你店延伸辐射范围,实现供应链的集约化。

对物流企业来说,“小而美”之下的库存管理是挑战,做全渠道销售的每家企业都会面对多家客户,需要将相同的产品供给给不同的品牌或者线下商超,就要匹配更高效的库存分类。同时零担冷链业务也应运而生,目前九曳供应链就已在全国24个省会城市的物流中心为客户提供零担服务,从原产地到生鲜物流中心之间形成的冷链运输网络,可以服务需求在几百公斤到几吨的客户订单。效率就意味着口碑和成本,只有依靠过硬的供应链能力和前端配送能力,才拥有更强的议价资本,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说“到家服务”代表了80后的消费习惯,那“个性需求”一定是90后、95后的购物标签,这也是“小而美”最关键的市场基础,比如冰激凌在线上的热销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线上备受青睐的冰激凌,既有147元14支的“中街1946”、158元10支装的“钟薛高”等昂贵产品,也有传统亲民几块钱一支的东北大板、老冰棍等品牌。但冰激凌作为易化品,对冷链的要求很明确:按国家标准相关规定,冷藏车厢温度应低于-15℃,且应贮存在不高于-18℃的专用冷库内,一旦断链解冻即使再恢复温度,口感也会完全失去,因此冰激凌对于温度的需求会比其他产品更苛刻。

除了全国连锁的哈根达斯和冰雪皇后外,钟薛高、和路雪、梦龙等品牌的冰激凌店铺只能“江浙沪”包邮,很难在常温尤其是30°C以上的夏日完成跨省配送。但需求改变市场,这一定会倒逼冷链市场更加快速的成熟起来。

02、5G与数字化,不可限量的未来

要想降本增效,科技无疑是个好帮手。根据5G的推广普及,商流将会迎来变革。我们经历了从1G时代的基本移动通话到4G时代成就流媒体,可以预见随着5G驶入快车轨道,在商业领域将爆发不可限量的潜能。

全球邮递和物流巨头 德国DHL(Deutsche Post DHL)始终致力于以数字化、科技化带动物流企业的转型与升级,根据2016年物流趋势(2016 Logistics Trend Radar_)的研究报告,DHL认为,数据驱动和供应链自治的影响大大提升了制造、物流、仓储以及最后一英里交付的优化级别,这可能未来五年内成为现实。随着人机交互协作、自动化、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等概念的持续走高的热潮,他们做了诸多尝试,如与合作伙伴电脑打印机制造商理光公司(Ricoh)共同完成了智能眼镜与增强现实技术的应用,试点项目时竟在荷兰提升25%的效率。眼镜上会自动显示待分拣物品应放置在推车上的位置,使得订单处理速度更快,错误率更低,这款眼镜可以识别包裹关键信息、扫描条码、发布实时指令等。

从2015年开始在美国、欧洲和英国就已经开始试用智能拣选眼镜了,据斑马技术预测,今后10年,可穿戴设备技术将会用于全球90%的仓库中。

中国虽然目前还没有达到国外的高精尖的科技技术,但是需求迫在眉睫,尤其是冷链行业低温恶劣环境中作业,容易造成人工成本高、错误率高、作业时间长等问题。很多企业的智能语音拣选技术表现优异,国内冷仓,包括京东、夏晖、万纬、沃尔玛、家乐福等,都已使用语音设备来辅助拣货作业,且效果较原来都有20%~60%的提升。

九曳供应链亦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在2019年成立了“智慧仓储实验室”,上线了语音指导拣货技术,较PDA具有明显优势:一是通过语音把信息播报给作业人员,使其同步进行取货确认,无需手持查看屏幕;二是在保证准确性的前提下,无需多环节反复核对,用脑强度低,在处理大量订单时,有效节省时间;三是降本增效明显,测试中最大提升了约60%的效率,理论推算可减少38%的拣货人力。

在穿戴设备上九曳还尝试将臃肿的工作服轻便化,同时将手持PDA简化成为可置于袖口或衣服上的装置,通过抬手挺身等简单动作就能实现扫码、识别等功能。

03、沉下去,才能走上来

2019年总结下来,优胜劣汰是一个显著趋势,这是必然规则,只是在经济下行时尤为明显。当企业用不正当方式去抢夺资源的时候,就要接受被淘汰出局的结果,毕竟赚钱不是生意的唯一目的,当烧钱模式的公司倒下去,留下来的一定是以价值和客户需求为导向的公司。

资本注入有时候是一把双刃剑,生意是长期的,可一旦接受了投资,就意味着要保证这笔投入的增值,一些企业就会考虑怎样做出漂亮的数字,用烧钱补贴饮鸩止渴的方式做表面功夫,害了自己也害了对方,注定难以为继。

仓运配说到底挣得就是辛苦钱,但就是这个辛苦钱更考验一个企业的初衷,这点上,日本企业的耐心与敬业值得我们借鉴。张冰说,曾在东京考察过一家公司,祖辈三代人传承下来只做葱,从干葱到湿葱,从葱花到葱段,从原材料到各种加工品,一点点打磨精细,用50年的时间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和敬重。中国现阶段正是缺少这样的精神,如果能像养孩子一样把自己产品孵化出来最后一定会有消费者来买单。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