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国家级物流信息基础设施 支撑物流领域交通强国建设

打造国家级物流信息基础设施

支撑物流领域交通强国建设

——关于提升国家交通运输物流

公共信息平台服务能力的探讨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

1 引言

物流业是国民经济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产业,其发展程度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和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随着近三十年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逐步应用到物流领域中,深刻影响了物流业的业务模式、组织方式,物流信息服务已成为现代物流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基础。我国高度重视物流信息服务的发展,在《物流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14-2020年)》《互联网+”高效物流实施意见》、《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若干意见》、《关于印发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关于推动物流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意见》等国家文件中均提出加强物流信息化建设,促进物流业转型升级,降本增效。在近日国家发布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以下简称强国纲要)中明确提出发展互联网+’高效物流,创新智慧物流营运模式推进数据资源赋能交通发展构建泛在先进的交通信息基础设施等具体要求。

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以下简称“国家物流平台”)是在物流信息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由交通运输部指导建设和运行的,是促进物流信息标准化、共享化和应用化的国家级平台。2011年至2018年交通运输部委托浙江省交通厅开展了国家物流平台的试点工程。试点工程期间国家物流平台在标准、交换、数据应用和国际合作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为适应新时期物流业高质量发展需要,从20194月开始,国家物流平台的管理运行责任由交通运输部所属事业单位——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承担。当前,如何提升物流信息服务能力,服务国家重大战略,落实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满足社会需求,是国家物流平台面对的突出问题。

2 国家物流平台发展历程与主要成效

201812月试点工程验收,国家物流平台经过近10年的建设发展,在多个方向进行了开创性探索,取得了一系列成效,为继续推进建设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具体成果如下:

——初步形成了物流信息共享标准体系,为物流信息广泛共享奠定了基础。发布了《交通运输物流信息互联共享标准》,涉及687项数据元、104项代码集、68个单证和17个服务调用接口。

——初步建成了物流信息交换网络,探索了多元主体间信息交换机制。铁水联运、公铁联运、陆空联运等领域的信息互联取得突破。上海铁路局与宁波舟山港、公路运输企业间,杭州萧山机场货站与航空公司、国检、海关之间实现了单证信息实时互联,有效提高了联运协同性和货物转运效率。

——初步提供了部分物流相关政务信息查询服务,建立了政务信息一站式公开渠道。发布覆盖23类物流公共数据的资源目录,初步汇聚了全国道路运政、铁路货物状态、全球90%海运船舶位置等信息,降低企业获取物流公共信息的成本,提高了决策分析能力和用户服务体验。

——初步开展了国际交流和国际间信息共享服务,推动了国家间物流信息合作。与日本、韩国共同建立了东北亚物流信息服务网络(NEAL-NET),实现了三国间港口集装箱船舶及集装箱状态信息共享,并向全球发布港口物流信息互联共享标准,提升了我国在国际物流信息共享方面的话语权。

——初步尝试了第三方社会治理模式,降低了政府管理难度。受部委托支撑了全国无车承运人试点企业、重点物流园区的运行监测分析工作;支撑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部门和环保部门开展了货运危险品、废弃物运输监管,提高了安全生产监管效率等。

3 物流信息服务发展分析

3.1物流信息服务技术不断演进发展

物流信息服务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不断升级演进,每次信息技术的重大升级均带动物流信息服务能力迅速发展,不同程度提高物流效率,扩大协同范围和效益。按照主要支撑的信息技术划分,我国物流信息服务可分为四个阶段:

1980-2000年的1.0电子阶段:该阶段的主要信息化工具是个人电脑、电话、传真等,主要提高了物流业务人员的信息沟通和信息管理效率,对物流业务本身的影响还较小。

2000-2010年的2.0互联阶段:随着2000年后互联网的大规模应用,物流信息化进入了2.0阶段。个人电脑结合互联网,使得信息获取与发布更加便捷。业务人员获取信息的范围极大扩展,开始出现专业的物流信息服务软件和信息发布网站,产生了物流公共信息平台的雏形。基于互联网的物流交易开始出现。

2011-2020年的3.0智能阶段: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全面应用,推动了物流信息服务进入了革命性、爆发式成长阶段。在该阶段基本实现了物流全环节的数字化和互联化:基于自动控制技术的仓库无人化操作,基于卫星定位的运载工具实时跟踪与调度,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配送实时信息共享,以及基于大数据的商品生产和存储优化等。物流各环节衔接更加紧密,资源复用共享更加深入,信息技术能力已经成为物流业务竞争的核心要素之一,出现了大型车货匹配信息服务商,高品质的快递服务商,跨界创新业务模式的网络平台,专业的物流信息技术提供商。这些企业依靠技术优势,快速扩张,已有颠覆传统物流业态之势。

2021-2030年的4.0智慧阶段:强国纲要中明确提出推动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超级计算等新技术与交通行业深度融合构建泛在先进的交通信息基础设施。预计未来十年智慧化物流信息服务将会长足发展。物流信息基础技术更加成熟,可以精确采集、传输、存储、分析、预测几乎所有物流相关信息,人工智能普遍应用于物流生产作业各环节,物流仓储、运输、配送等全部环节实现数字化、自控化,物流产业链的多方需求可分析、可预测、可管理,物流产业链价值实现倍增。依托信息服务,物流基础资源高度共享,物流效率极大提升,实现全国甚至全球范围物流各环节紧密协同。

3.2 物流公共信息服务需求逐渐迫切

物流公共信息服务随着物流信息服务演进逐步产生和发展,是物流信息化高度发展后社会化分工产生的基础服务,在物流信息服务3.0阶段已经有较强需求,在4.0阶段将成为关键性和基础性的要素。

物流公共信息服务包括公共数据服务、公共业务服务和公共技术服务。公共数据服务是指系统收集、加工、存储可供公开发布的物流信息,并在物流各环节内部或物流相关方之间传输、交换、共享。公共业务服务包括唯一编码、身份认证、信用服务物流资源共享等业务支持服务。公共技术服务是提供物流信息化所需的标准规范、公共软件、数据交换渠道、数据存储空间等信息技术支持服务。

1.0电子阶段对物流公共信息服务需求不明显。信息服务主要针对业务人员,辅助完成信息记录、统计、简单分析等工作,优化提升业务人员工作效率。

2.0互联阶段虽然对物流公共信息服务有一定需求,但是总体需求量不大。该阶段出现了专业的物流软件工具,互联网也带来了更便利的信息共享方式,陌生人交易开始出现,但是由于各方面信息实时性、准确性不高,该阶段以优化提升企业内部管理为主。

3.0智能阶段对物流公共信息服务有较强需求,但还不是刚性需求。这是物流信息化大发展的阶段,完成了大型物流企业内部和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全面信息化,基本实现了企业内部物流资源优化。物流业的内在发展需求及与相关行业的合作、融合发展需求,使信息交换合作大量增加,对企业外部信息需求迫切,企业自身产生的信息已经不能满足业务需要,以物流信息平台企业大量产生,但由于竞争使物流信息存在私密性,物流信息市场也同时存在失灵现象。为使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由政府主导的物流公共信息服务应运而生。物流公共信息服务促进了物流信息化水平的提升,初步满足物流业和社会对物流信息的交换共享需求。与2.0阶段相比,此阶段实现了物流业的局部优化,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物流效率降低了成本。

4.0智慧阶段需要以物流公共信息服务为基础构建行业发展生态。智慧阶段的核心特征是基于全要素信息透明化的业务深度协同与优化,从局部优化发展为全局优化。信息透明化将消除生产、商贸、承运、仓储、运输、配送、技术服务、信息服务、金融服务、诚信管理、贸易管理、交通管理、环境管理等物流全部环节的信息不对称,从而降低社会整体物流成本。结合柔性生产、数字化交通管理、电子化贸易管理、数字化运输工具、自动化仓储分拣、一体化配送等,物流信息透明化将实现物流与生产商贸之间、物流业务各环节之间、物流与政府管理之间、物流与交通基础设施之间深度协同,为物流业带来全局优化高效的红利。由于物流信息智能化阶段的全局优化特征,对物流公共信息服务的需求将更加广泛而迫切,其作用将更加突显,将成为影响和制约物流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要素。

4 形成国家级物流信息化基础设施,推动物流业升级发展

国家物流平台在物流信息服务中处于基础地位,着眼于为全国物流业及相关部门的合作、协同、发展提供全国范围数据和技术的全面支持,为政府各级管理部门对物流业的监管、决策提供支持。

在新时期,按照国家相关部署要求,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将面向物流信息服务发展需求,建设发展好国家物流平台,服务国家发展战略,落实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带动物流信息服务业发展,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转型升级。

4.1面向新时代迫切发展需求,充分发挥国家级平台基础、权威、引领作用

在物流信息化3.0智能时代,国家物流平台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并取得了一定效果。在即将到来的物流信息化4.0智慧时代,智能化物流信息服务升级为智慧物流信息服务,迫切需要全局性公共数据服务,迫切需要广泛覆盖、稳定持续的公共业务服务,迫切需要通用、统一、持续更新的公共技术服务。这就要求国家物流平台发挥出更大的基础作用,支撑全国和一带一路全球合作的物流信息服务需求。

首先,国家物流平台要发挥基础性作用,为社会提供国家级物流信息基础设施,基础数据和基础服务。如同国家需要建立实体空间的交通基础设施一样,在物流信息服务这一数字空间也需要建立国家级的物流公共数字基础设施和服务。物流相关方不论单位大小,都可以在统一标准规则下公平使用这些设施、数据和服务。

其次,国家物流平台要发挥权威性作用,保证设施的可靠性,数据的真实性和服务的高质量。物流信息化4.0时代,政府监管和服务与物流行业间的关系更加紧密,政府主导的公共信息服务,为全局优化提供可靠、真实、优质条件。国际间的广泛协同合作也迫切需要权威的公共信息接口,实现国际间深度的信息互信共享。

最后,国家物流平台要发挥引领性作用,促进形成物流业生态化发展,促进物流服务大规模协同。4.0智慧物流阶段进入门槛进一步提高,许多服务无法通过市场自发形成,一些基础技术投入很大,但是商业收益甚微。需要国家物流平台促进区域间、运输方式间、行业间和政企间的更广泛合作,促进更快形成物流生态体系的发展。

4.2 落实国家要求,服务国家战略

为解决我国物流业长期成本过高、运输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国家陆续出台了多项规划、发展意见和行动计划。基于国家物流平台的基础性、权威性和引领性作用,相关国家政策对国家物流平台提出了具体建设要求。主要包括:

一是在国际合作方面。加快推进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建设,依托东北亚物流信息服务网络等已有平台,开展物流信息化国际合作,推动与日韩、东盟、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物流信息互联互通;

二是在服务能力方面。加强智能化建设发展水平,增强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服务功能;

三是在服务网络方面。依托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等,建立国家骨干物流信息网络,打通物流信息链,实现物流信息全程可追踪,推动物流信用信息的共享和应用;

四是强化政府服务方面。以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为基础,综合政府、企业与社会各类基础和专用信息,推动建设国家物流大数据中心。强化与相关部门政务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提高公共服务能力和行业监测能力。鼓励企业加强先进信息技术应用;

五是强化多式联运方面。升级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促进铁路、港口、航运和第三方物流等龙头企业加强合作,强化货物在途状态查询、运输价格查询、车货动态匹配、集装箱定位跟踪等综合信息服务,提高物流服务智能化、透明化水平;

六是在社会服务方面。推进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完善工作,鼓励和引导城市共同配送公共信息平台加强与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有效衔接,促进相关部门、大型市场主体的物流公共数据互联互通和开放共享。

这些政策文件从不同方面,对国家物流平台提出了具体建设要求和发展任务。国家物流平台将以公共信息资源为基础,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形成广泛合作态势,落实好服务和引领任务。

4.3 着力构建物流信息化基础能力、对外窗口和创新引擎

按照强国纲要等国家要求,面向社会具体需求,国家物流平台应采用灵活的机制,逐步建设发展信息基础设施、基础信息库、基础信息服务和创新研究能力,解决当前物流信息服务中存在的技术标准不全面,数据交换共享渠道不畅通,信息数据和服务不权威等问题。初步规划未来重点开展如下能力建设:

——物流信息基础设施

物流业务基础信息工具:提供适应未来物流信息化需求的安全、高效、稳定、持续、自主可控的业务信息工具,包括区块链基础工具,为广大从业者和单位打牢信息化基础;

物流信息云服务设施:提供安全、稳定、可靠,保护商业秘密的云服务,为中小企业实现信息化提供低成本、高可靠的计算、存储和交换基础保障。

物流信息交换设施:提供持续、可靠的数据格式转换服务、数据集中式交换通道服务,包括区块链跨链信息交换,为实现信息普遍、低成本、高效率交换提供基础。

物流地理信息服务设施:汇集权威的国内外静态地理信息和实时动态地理信息,形成符合物流行业需求的专用物流地理信息系统,为物流设施布局、物流运输线路规划、运载工具实时调度、信息可视化等应用提供基础。

——物流基础信息库

汇集可靠、权威的政务管理信息,生产环节相关信息,交通基础设施、仓储枢纽基础设施、运载工具等属性和状态信息,从业企业和人员基础信息和信用信息,货物信息,以及物流交易信息等各类物流领域历史和实时信息。为物流大数据分析、实时优化等应用提供支持。

——物流基础信息服务

物流唯一编码服务:提供物流从业主体和相关资源的唯一编码服务,归集编码对象属性和状态等信息,为实现信息透明、资源全面共享、信息业务应用提供基础支撑。

物流大数据服务:基于物流基础信息库,提供历史、实时、预测等数据分析和信息权威发布等服务,为物流信息服务提供基础信息内容支撑。

物流信息保全与认证服务:基于区块链等可追溯信息技术,为物流行业提供第三方监管、举证、信息保全、信息核验等服务,降低政府监管成本,企业维权成本,净化市场环境。

——创新研究能力

与国内外优势研究机构合作成立,协同各方力量,研究构建物流信息化4.0时期的基础标准、政策、技术等内容,引领物流信息化发展。

5 结语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作为国家物流平台的运行单位,应在充分继承和发扬历史成果基础上,敞开胸怀与物流界相关政府部门、企业、研究机构等充分合作,共同建设、发展、维护、应用好国家物流平台,使国家物流平台起到核心基础设施、主要对外窗口和重要发展引擎的国家级平台基础作用,全面支撑物流领域交通强国建设,为建设现代物流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