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合同物流的“科技运营“,你真的懂吗?

2018年,中国车市迎来了28年来首次负增长,截至2019年11月,中国车市已连续17个月下滑,汽车行业俨然正在“过寒冬”。以往,行业的波动并不罕见,通常用“零和游戏(Zero-sum Game)”的方式就能解决:链主给产业链上下游施加压力,上下游服务商出让利润。

但这次是真正的产业寒冬,从多家零部件濒临破产,主机厂深陷拖欠货款传闻,第三方物流公司日子更是苦不堪言…很明显,“零和游戏”已经玩不下去了。在真正的寒冬中,关键在于找到能正在“多赢共生”的解决方案,赋能整个产业链,共度寒冬。

传统汽车销售模式是“推动式”销售,主机厂按照历史销售数据、消费者需求调研等预测销售数量,直接生产产品。这种“推动式”系统的优势在于,所有生产计划能提前,合理安排生产,通过批量生产和运输实现单位成本的下降,从而达到规模效应。但一种车型往往有多种不同的配置,如果完全按预测生产,可能会造成部分款式缺货,同时也存在巨大的库存风险。

在行业寒冬中,由于销量不稳定越来越多的企业都采取了“拉动式”销售模式,企业对订单的预测周期缩短,不少企业甚至按照每周、每月销售数据来安排接下来的投产计划,所带来的生产计划波动更加明显,因此需要更柔性、小批量的生产方式。

汽车行业是典型的离散型制造业,从生产流程上看,分冲压车间、焊装车间、涂装车间以及总装车间,新能源汽车还比传统车多了电池组装车间。离散型制造最大的特点就是封闭场景,操作工人数众多,且工种繁杂,专人专岗…长达几十年的汽车精益生产,从丰田开始,慢慢扩展到全世界的汽车制造业,带来的结果就是生产端格式化,而优化空间越来越有限。

举例子,精益物流是把封闭制造环节的操作工专人专岗做到极致,通过人体工学把人的有效动作效率提升到最高,所以熟练工比生手的效率会高很多;在日本及欧美离职率很低的国家尤为奏效。但是,如果是在一个人工成本不断上升且操作工离职率很高的社会(譬如中国),经验依赖很容易失效,精益效果就不一定那么明显。同时,在中国2025制造及C2M风生水起的大背景下,柔性化生产以及一人多岗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就目前看来,通过轻量化物流改造是非常有效的技术手段。

生产物流运行的效率及运行的成本将直接影响企业的效益。

机械自动化的智能物流解决方案需要极其昂贵的投资成本,回报周期也相当长,一旦进行产线调整,改造的时间成本也更加漫长;事实上,在汽车行业这样对高新技术有相当偏好的行业,这样的解决方案鲜有落地。

而在汽车制造的物流场景,信息化和自动化的程度并不高。这个环节其实涉及到大片的工厂物流区域,涉及到了混线生产的存储、拣选、搬运等复杂流程,以及众多物流作业人员和仓储设施。

在汽车制造物流领域,存在着大量的物流作业人员。作业效率不高,流程之间没有产生足够的协同效益(存在流程瓶颈),信息化水平低,有极大的优化和降本空间。

现有的物流设施进行轻量级智能化的改造

这问题有解吗?科技运营或许是一个解决方式。

科技运营是将传统的单纯物流劳务外包,通过物联网技术,智能IoT硬件可以在货品、货架、叉车、料车上安装物联网硬件,并配合智能物流设施、业务管理软件,大数据分析引擎及具有AI能力的智能调度系统,信息计算、判断、交互,并为作业人员做指引,打造出“会思考的物流系统”,让作业人员更为简便地完成物流作业。从而,进行科技武装,升级为完整物流服务一站式外包。

不同于传统的物流劳务外包那种专人专岗的劳动密集场景,科技运营打造的是“数字化物流车间”+“万能工”的创新场景。

科技运营给3PL的人才结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1.具备完整的软硬件开发团队;2.实操经验丰富的运营管理团队及一线操作团队。

兆驰供应链联合创始人林泰恩博士认为,科技运营的核心在于解决两个问题:

1.解决人越来越贵

科技运营通过工业IoT技术把封闭场景内的物流设备与操作工解耦,通过轻量化及数字化运营的方式最大程度减少封闭环境内的运营人数。

2.解决人越来越难管

科技运营解决方案根据详细任务需求,各项物流资源(包括员工效率,员工状态,员工能力)目前使用情况与未来使用预测,调度每一名工人的任务。员工可胜任的岗位越多,调度越灵活,效率越高。科技运营旨在将每一名工人培养成万能工。

改造后的物流设施可以实时上传物流作业的行为数据,统计出人员、车辆和货架的空闲状态和资源利用率,以此做人员、车辆和工具灵活调配的策略依据,在实际物流运营中实施这些优化调配,实现减少人员岗位和优化资源配比,进而实现物流端的结构性降本。

如何通过IoT及强大的信息中台实现为传统的物流运营进行“科技赋能”的:

科技赋能第一步:通过工业IoT技术赋能物流设备(叉车,料架,器具,dolly,通道,输送线等…),同时解耦物流岗位与人员的依赖关系,为后面的“一人多岗”及“柔性调配”打好基础;

科技赋能第二步:通过Noah工业物联网平台(通信、感知、跟踪、定位、指引、防错、计量…)及AI大数据平台,实时分析利用率和效率,实现IoT场景信息化,通过工业MESH网络打通信息孤岛,为物流降本提供全场景数据支撑;

科技赋能第三步:通过Wisdom实时调度平台,基于数据进行空闲人员及资源调配,实现灵活部署及柔性应变,大幅度减少岗位/人员配比和冗余资源,物流设备的利用率及人员平均效率也同步提升。

科技运营真的有效吗?

科技运营是否有效,取决于能否达到“信息化零投资”,“降本增效”及“多方共赢”的效果。

汽车产业链特别是inbound的部分,主要由零部件厂,主机厂及3PL组成。

针对主机厂:比对当前纯粹3PL运营的优势非常明显:客户零投资建设轻量级智慧物流,主机厂客户轻松获取厂内全流程业务数据,降本的同时在技术的支撑下,提升了物流质量和响应速度,

针对零部件厂:免费帮助零部件厂建立相关的信息化,零部件厂客户轻松可以获取相关零部件生产进度信息,零部件物流供应质量和响应速度得以大幅度提升,间接减少安全库存,降低自身成本,同时通过物流运营降低零部件厂的物流成本,同时因为主机厂对零部件厂商信息化及交付能见度的要求越来越高,科技运营也可以帮助零部件厂商拿到更多的的主机厂的业务份额。

3PL,通过输出科技运营为产业上下游提供服务的同时,也跟客户保持了“类伙伴”的强粘性。

综上所述,主机厂在几乎零成本的基础上获取了全厂域追溯信息,实现了物流运营降本及物流服务质量的拉升;零部件厂在科技运营场景中,生产物流供应质量和响应速度得到了提升,库存及生产成本及物流成本得到了降低,增强了在主机厂的业务竞争力;而兆驰作为3PL也进一步夯实了“供应链运营商”的大中台能力及底盘运营能力;从商业模式及运营结果来分析,“科技运营”确实是一种创新的“多方多赢”服务模式。

目前,兆驰供应链与TBL联手打造的科技运营产品已经逐步在合众汽车,小鹏汽车及天际汽车等新能源头部客户开始落地,实施效果得到客户的高度认可。接下来两家将顺延汽车产业链由下至上,全面赋能汽车零部件厂,以期实现全产业链数据打通及运营流程高效协同。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