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视野看中国发展跨境供应链的意义|跨境专题(二)

专题目录

  • 我国跨境供应链的发展背景及现状

  • 从全球视野看中国发展跨境供应链的意义

  • 跨境电商供应链和物流体系建设分析

  • 新形势下我国先进制造业全球供应链和物流体系建设

  • 宏远:全球布局,打造高效的跨境供应链和物流服务体系

  • 百世:打造全链路一站式跨境物流服务

在全球贸易以及各类产业数字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在中国跨境电商大发展的历史时期,我国业内提出“跨境供应链”概念,体现了我国要打造自主、创新的全球供应链的发展目标。这背后既反映出产业升级和发展的变化,也隐隐折射出供应链领域的国际竞争态势。

我国跨境供应链的发展,既与我国内部环境(物流和电商产业发展)和科技进步(数字化)的因素有关,也与外部国际环境(国际产业发展与贸易变化)有关。

针对跨境供应链话题,我们专门采访到供应链领域知名学者王国文博士。作为美国供应链管理专业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同时也是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研究所所长,王国文博士对国内外供应链发展都有深入研究。通过此次采访,希望让读者能够从更高的全球视野观察我国跨境供应链发展,从而更加深刻理解其演变的逻辑和发展的重大意义。

跨境供应链的发展是中国全球化的必然

王国文博士首先强调,国际上没有“跨境供应链”的概念,与之最接近的概念是“全球供应链”。“跨境供应链”应该是中国根据自己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在特定历史时期(跨境贸易、制造产业数字化大发展阶段),强调中国自主主导的“全球供应链”概念。

供应链管理理念的形成,源于物流行业的发展。然而,我国物流行业相关管理概念和管理技术,都源自于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我国打开国门,主动对接国际产业体系,促进我国贸易业、制造业蓬勃发展起来。以贸易全球化为首要内容的经济全球化,对我国经济和商务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这其中也包括我国的物流行业和供应链的发展。

据王国文博士介绍,从国际上看,进入21世纪,变革就成为产业发展的主题。日新月异的信息技术和推陈出新的管理手段,不断推动传统的物流服务(运输、仓储)升级发展,使得古老的物流产业不断产生新的内涵,担负新的功能。

进入21世纪,物流服务所包括的范围越来越广,在企业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关键。物流部门在组织内部和组织外部,与越来越多的人打交道。在这种趋势下,物流部门的角色逐渐发生演变,所承担的职责不仅仅包括物流内容,而且还涉及采购、生产运作、市场/营销的功能。这是物流到供应链的合乎逻辑的演进。基于产业发展的这种变化,2005年美国物流管理协会更名为“美国供应链管理专业协会”,标志着全球产业发展进入了供应链时代。欧美日等国家高度重视供应链的发展,将供应链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

王国文博士认为,对于供应链建设,我国最重要的文件就是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因为这是国务院首次就供应链创新发展出台纲领性指导文件,作出重大战略部署,意义十分重大。该文件的出台向全社会发出一个明确而强烈的信息,中国产业发展也要进入到“供应链+”的新阶段。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和贸易大国、第二创新大国,但还远不是强国。中国企业的传统管理与运作模式大多是自成一体、较为封闭,不太注重开放式的供应链管理。尽管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贸易产业、制造产业等已经对接和融入到世界体系中,但在很多方面,如供应链方面,我们还是处于从属地位。中国发展跨境供应链,其实质就是要参与全球供应链的竞争。可以说,21 世纪企业间、产业间、国家间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供应链的竞争。

全球供应链的发展状况

全球物流进入供应链时代之后,传统的运输、仓储等物流环节纳入供应链的框架之内;生产制造企业的物流活动扩大到了跨企业的范畴。

对于供应链所包含的具体流程和环节,王国文表示,美国供应链管理专业协会制定的《供应链管理流程标准》将供应链运作流程分为五个环节:计划、采购、制造、交付、回收。全球供应链中包含了国际物流活动,如国际运输、仓储、货代等;此外,还包含国际采购、国际分销执行、虚拟生产、保税物流等功能。目前,国际趋势是供应链的流程实现完整外包。美国制造业的供应链外包比例,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达到78%。如今,美国企业做全球业务,物流业务几乎是100%外包,供应链业务外包也超过80%。

据王国文介绍,我国供应链外包比例并不高。具体物流外包比例,目前国内没有权威统计。根据推算,我国物流外包(包括国内物流在运作和跨境物流)比例应该在40%左右(物流业增加值和社会物流总成本对比值)。从服务内容看,我国的跨境供应链以货运代理为主,涉及国际采购和国际分销执行业务的还比较少。

王国文进一步说明,采购和分销执行是更高级的供应链服务项目,利润率也高一些。如现在国内很多贸易、电商企业设置的海外仓等,就能够实现这些功能。目前我国跨境供应链发展趋势,就是其功能体系的双向延伸。向外延伸的渠道和支点就是海外仓;向内延伸的渠道和支点就是我国自贸区、保税仓等。这些基础设施和渠道的快速发展,是我国供应链和物流企业业务升级的标志之一。

跨境电商与跨境供应链相互促进

众所周知,我国跨境供应链的概念缘起于跨境电商。对于跨境电商的发展,王国文博士认为这是传统进出口贸易形式向数字化转型升级的表现。“所有贸易的进化都是要交易数字化,包括B2B和B2C两方面。跨境电商主要是B2C,由此促进快递服务跨境的升级发展。B2B方向的发展主要催生了国际采购和国际分销执行的需求。”

对于跨境电商对跨境供应链的促进作用,他做了更深入地解释:国际市场特点是拥有多元化的消费结构,不同的法律制度,复杂的市场结构,以及差异较大的基础设施环境。这使得跨境电商经营企业在资金管理、市场营销、产品运营,特别是供应链管理等方面,存在诸多难题亟待破解。跨境供应链升级是企业解决问题开拓市场的重要推动力。因此,企业需要构建具备选品、备货、运输、清关、配送、资金回笼完善功能的供应链体系。“以前一般的国际贸易,我们的企业可能只是卖给欧美的贸易商。随着跨境供应链建立,我国企业以后可能具备直接把商品卖给国外零售商甚至终端消费者的能力。”

今年,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联合 1688 跨境专供发布《2019 中国跨境电商出口趋势与机遇白皮书》。其中预计到 2021 年,全球网络零售市场规模超过 4.8 万亿美元,占全球零售市场规模的 17.5%。白皮书中指出,供应链的升级发展和良好的采购模式,已成为中国跨境电商的主要推动力之一。

跨境供应链建设背后的国际竞争

王国文认为:跨境供应链的创新和发展,必须要有国际视野。美国2000年就提出物流的电子商务革命,2001年提出建立制造业与物流业战略伙伴关系。随着中国不断融入全球经济的发展浪潮,中国企业逐渐与外资企业开始了全球化的竞争,全球供应链体系建设变得越来越重要。更重要的是建立海外的执行体系和网络体系。

据王国文介绍,在全球供应链网络中,我国现在还暂时处于劣势地位。如,在我国对外贸易中,海运很大份额还是由外资海运巨头占据,空运主要份额由四大国际公司垄断,我们自己的物流通道和体系所占比例还是很小的,需要大力发展。中国物流企业向国外发展布局才刚刚开始。

当然,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也有大的战略布局,这就是“一带一路”建设。在一般贸易时代,国际贸易的规则是由欧美发达国家制定的。但在数字贸易时代,还没有形成一套标准的规则,而现在中国在数字贸易(跨境电商)领域的发展程度处于世界前沿,所以中国有可能成为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因此,之前我们“一带一路”的建设重点是基础设施建设,今后可能更需要加强平台建设,发展自己的供应链网络和控制能力。

日前,德勤与上海市商务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一带一路国家投资指数报告》指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范围扩大,层级深化,合作机制不断完善。截至2018年底,共有122个国家与中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一年间共有超过60个国家加入“一带一路”合作。这个数据则代表了新兴市场的兴起,这将是中国企业构建自己的跨国供应链的广阔平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布局了一系列境外港口和自贸区,如:吉布提港口、斯里兰卡港口、中白工业园、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等,都是我们发展跨境供应链的平台和载体。

此外,还有很多其他政策能够和我国发展跨境供应链相配合,如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随着跨境供应链服务的升级,很多供应链企业的业务将从物流进入商流领域,其中采购和分销都需要资金,如果能够使用人民币,对于我国和我国企业的运作是非常便利的,也能够使我国与很多外国政府互换出去的人民币流通起来,进一步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中国跨境供应链的发展,一定能够使中国建立连接世界的全球物流体系,形成高标准的全球物流服务能力,强有力地支撑中国的全球生产与流通。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