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我的对手是亚马逊

财报显示,其一季度销售增长超出预期,而亏损尽管已经高达十亿美元,但仍然在投资者预期范围内。优步在其上市后的第一份财务报告中公布,第一季度的销售额接近此前披露的初步结果的高端。此外,它还公布了10.1亿美元的季度亏损,是所有上市公司中亏损最大的企业之一。

优步于5月10日正式上市,估值约为820亿美元,成为数年来估值最高的IPO(首次公开募股)交易。但优步方面表示,其真正优势并非是与出租车竞争的打车服务,而是利用所收集的海量数据资源和路径规划软件,改写人和货物运送规则的能力。

成功上市

有分析师指出,优步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同为做网约车服务的来福车,而是在全球范围内运输货物的亚马逊。目前,优步业务覆盖货运代理、送外卖甚至送快递等新兴业务,这也是它在挂牌交易当天市值达到福特汽车逾2倍、菲亚特克莱斯勒近4倍的原因所在。

优步方面曾在5月9日晚些时候表示,它计划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估值接近800亿至900亿美元区间的下限。但是,优步能否执行其愿景还存在疑问。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它还没有解决外卖送到时饭菜会变凉的问题。优步表示,它正利用通过外卖服务(优食业务)收集海量数据,并帮助预测该路线下饭菜准备所需的时间,向客户推荐饭菜和餐馆。但这项业务遭遇一连串的实际问题:饭菜没有及时准备好影响了配送时间、送外卖的司机找不到停车位从而导致司机因违规停车被贴罚单、饭菜送到时间过晚而变凉……

优步首席执行官达拉(DaraKhosrowshahi)在公司IPO文档的一封信函中写道:“我们对于像食品和物流这样的巨大产业,以及都市出行的未来将如何再造城市方面,只有肤浅的了解。”与许多其他科技公司一样,优步总是自称为“平台”,旨在传达一种其他事物都是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理念。

风险投资公司劳普风险投资公司创始人基音明斯特(GeneMunster)表示,“它考虑的是运送包括人在内的更多对象。”除去年贡献14.6亿美元营收的优食外,明斯特还提到了优步货运旗下的货运服务。优步货运让卡车司机排起长龙,等待装货,然后将货物运到全国各地。他表示,“规划出最合理的路径是至关重要的。”

同样重要的还有优步利用海量数据和在路径规划方面的优势推出大型新业务的能力。例如,去年优食业务只占到公司营收的13%。据《华盛顿邮报》获悉的文档显示,作为范围更广的“优食2020”的一部分,目前优步在考虑对这一部门进行重组。在优步看来,普通用户目前每周在优食平台下1.5个订单,未来这一数据可能增长到每周19.5个订单。这也意味着优步几乎每顿餐都会准备好,并送到用户手中。

“野心”不止

之前,优步和来福车司机为提高薪酬透明度而举行罢工,原因是他们很难去理解这些算法。优步方面则以处于IPO前的静默期为由未就此置评。

很多成功的硅谷公司的“野心”都远远超过它们的日常业务。脸书(Facebook)不仅仅是一家社交网络,还是逾20亿人的个人信息数据库。在利用技术促进全球的货物流动前,亚马逊不过是在一间车库中运营的一家小型网络图书零售商。

达拉写道:“优步正在解决实体和数据世界交叉点处一些最困难的问题。”优步从一家黑车服务企业发展成网约车巨头,去年营收达到113亿美元,但它着眼于市场规模达数万亿美元的潜在业务。优步上个月在一份文件中也清楚地表明,预计其服务的全球市场规模达12.3万亿美元。它的“野心”之一,是说服消费者不再买车,让优步成为他们的司机。此外,优步甚至还建议取消城市停车场等基础设施,并提高街道运行效率。它还计划利用踏板车和电动自行车向人们提供小规模出行服务,试图填补该领域存在的缺口。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Ives)表示,优步“把自己看作是运输界的亚马逊”。但是,优步还亏损数十亿美元,而且它未必能实现利用软件改写运输业面貌的目标。优步去年亏损30亿美元,2017年亏损41亿美元,而且暗示短期内可能无法盈利。相比之下,在运营前8年,亚马逊总共亏损30亿美元,自2003年首次盈利以来,几乎每年都实现了盈利,其中包括2018年盈利100亿美元。

来福车主营业务是网约车,也有少量踏板车和自行车业务,自不到2个月前以来,IPO股价已累计下跌约25%。它的市值目前约为150亿美元,目前正在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以减少对司机的依赖。同时,优步也在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

“烧钱”模式能否继续?

优步方面表示,从2010年在旧金山推出私家车服务起,其算法就一直在利用收集的用户乘车信息,获得了针对对手的电脑辅助优势。优步拼车服务使前往同一方向的乘客能乘坐同一辆车,沿途会尽可能搭载更多乘客。最近,优步推出了快捷拼车尽量减少转弯和绕道,价格可以与公交车媲美前提是乘客愿意步行一至两个街区。

在向投资者推介公司时,优步提到了自己的优势:需求预测算法知道特定城市哪个地方、何时需要司机,什么样的激励政策才会吸引司机;定价算法考虑供求关系、调整票价,确保最短等待时间;路径规划算法越来越多地考虑红灯等待时间、车流密度、天气等因素,以最大限度缩短延误时间。

此外,收集的海量数据还有助于优步消除它眼里的“低效率”。它游说包括从华盛顿到旧金山在内的城市设立专门的上车、下车区域,在其他一些城市,优步还与当地市政府合作,利用其服务弥补公交系统的不足。

而由于需要向司机支付高额报酬,优步每单业务都会赔钱。优步利用投资者投入的大量资金补贴车费,但成为上市公司后,这种“烧钱”行为会招致更多关注。这是优步与亚马逊的最大不同之处亚马逊把巨额现金用于开发具有有形价值的新产品和新服务,例如艾丽莎语音助手、Kindle电子阅读器和巨大的仓库网络。

孵化新业务

优步利用其算法孵化出不同成本结构的新业务。它在2014年推出了优食,3年后推出了优步货运。由于这些业务实现盈利的速度更快,它们将有助于抵消其核心的网约车业务的巨亏。但是,优食的部分非网约车服务遭遇了失败,例如,优步火速送承诺日常用品当日送达,2015年推出时被认为是UPS和亚马逊的竞争对手,由于没有能吸引更多用户,推出一年多后被关闭。

优步方面表示,通过优食收集的数据,有助于它预测该路线上的饭菜准备时间,向客户推荐餐馆和饭菜。此外,优步还利用顾客的点餐模式,高亮菜单选项,建议餐馆开在附近没有任何汉堡店的社区制作汉堡。

优食还有多少未来?

优食在国内外都面临着激烈竞争,例如获得风险投资的DoorDash和Rappi。许多司机不喜欢送外卖,因为除了其他投诉以外,他们还要协调有时动作慢半拍的餐馆、停车难以及如何进入结构复杂的公寓等问题。“优食2020”文件表明,为了消除他们的担忧,出现餐馆拥堵或交通堵塞等意料之外的延迟时优食司机将获得更高报酬。

在优步看来,餐馆里为馆内用餐顾客提供服务的服务人员数量太多,这将减慢送餐速度。“麦当劳打算在餐厅前面安装点餐亭,这样员工就可以留在后面继续处理优食订单。”“优食2020”文件如是指出。

34岁的乔纳森穆宗(JonathanMouzon)来自布鲁克林,是优食的自行车外卖员,上月才刚刚离职。他表示,该工作时间长,冬季天气恶劣,而且收入却很低。“冒着严寒出去工作,真是糟透了。”他说,“如果你在外面呆太久,手指都会麻木。有些人非常有创意,手上戴着这种大号的连指手套。”此外,他还表示,他会随身携带另一款应用程序自带的保温袋,以便在运输途中保持食物温度。

Comments for this post are closed.